民主派繼續面臨着滅頂之災——【追擊工會】民主派組織解散2步曲:先被親北京媒體批評 當局繼而行動

时事

在香港,民陣、教協等多個老牌民主派組織,近月被親北京傳媒連番追擊後陸續解散。有香港傳媒報道指,曾被親北京媒體多番抨擊的香港職工會聯盟(職工盟)周四(16日)已通過啟動解散程序,有待10月3日召開會員大會正式通過解散。同時亦有關注勞工權益的非政府組織被親北京媒體點名後,宣布停止運作。有學者留意到,多個民主派組織解散前,都曾遭親北京媒體點名批評,當局其後作出相應行動,認為現存「傳媒治港」的風氣。

香港親北京媒體《文匯報》周五(17日)報道指,職工盟周四(16日)舉行執委會會議,通過啟動解散程序,有待10月3日召開會員大會正式通過解散。職工盟主席黃迺元表示,相關會議屬例行會議,未能透露會議議程及出席者,並指將於本周日(19日)召開記者會交代職工盟去向。

職工盟於1990年成立,根據其網站資料,職工盟有97個屬會,會員人數超過14萬人,屬於民主派最大的工會組織。不過,有不少屬會陸續退出或解散,例如早前被官媒抨擊後解散的教協、2016年成立的香港輔助教研人員工會亦已宣布解散。 hk-hkctu1.jpg 職工盟成立至今31年,有傳媒引述消息指,組織已通過啟動解散程序,將於周日(19日)召開記者會交代。(職工盟網頁圖片)

另一親北京媒體《大公報》早在9月初發文指,職工盟在反修例期間成立大量新工會,多達37個工會借用職工盟會址作登記,形容職工盟發起多場「反中亂港」活動,並引述消息指,執法部門正循國家安全方向全面調查職工盟。

被《大公報》點名批評 關注勞工權益組織不敵壓力將停運

不只是大規模的組織會被點名批評,一些小組織亦難逃被「點相」的命運。《大公報》周一(13日)頭版報道,非政府組織(NGO)「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長期收取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轄下的美國團結中心的資金,而職工盟亦透過該組織每年獲撥款。

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周五(17日)在其社交媒體稱,對《大公報》失實報道表示關注。總幹事區美寶回覆本台查詢時指,中心並非職工盟屬下團體,亦不屬於本地或海外機構,強調中心是獨立運作。區美寶又說,中心主要關心亞洲各國基層勞工權益,在港運作十多年,從未經歷過被媒體點名「抹黑」的事情,感受到香港整體環境的壓力,並透露中心將於九月底停止運作。 hk-hkctu2.jpg 關注勞工權益、非政府組織的「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澄清,非職工盟屬會,並透露不敵香港環境壓力,將於9月底停止運作。(「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社交媒體截圖)

區美寶說:我們不是職工盟屬下團體,是一個獨立的個體。我們想澄清,我們的工作是關於勞工權益和職安健上的教育。整體上我們覺得(香港環境)不太理想,壓力很大,我們在香港幾十年,我們從來沒試過會被人抹黑。

學者:親北京媒體撰文批評 當局繼而有所行動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留意到,多個民主派組織解散前,都曾遭親北京媒體點名批評,並羅列組織的罪行,當局其後作出相應行動。他認為,香港現時存在「傳媒治港」的風氣,且動不動便將相關議題提升至國安法,做法難以讓公衆信服。

鍾劍華說:你看到很多件事都是這樣,《大公報》、《文匯報》大造文章,羅列一些罪行,有文、有圖、甚至跟蹤某些人。我不知道保安局局長上班第一件事,是不是先看《文匯報》或《大公報》,根據它們的點名,出聲評論相關團體和組織,我覺得很像傳媒治港。

多個民主派組織 被親北京媒體點名後紛紛解散

事實上,過去半年,多個民主派組織多番被親北京媒體《文匯報》、《大公報》點名批評後,相關組織都繼而面對解散壓力。

8月13日,《大公報》以「民陣涉違國安法」為題,頭條刊登香港警務處處長蕭澤頤專訪,批評香港民間人權陣線(民陣)成立以來,未有申請公司註冊,亦未有登記為合法社團,指其近年組織一系列大型非法遊行集會或違反國安法,並引述蕭澤頤指,警方巳搜集相關證據,隨時對違法組織依法採取行動。兩天後,民陣宣布解散。

民陣解散之後,支聯會承接成為親北京媒體抨擊對象。8月20日,《文匯報》、《大公報》引述消息指,警方正積極調查支聯會,並將調查範圍擴展至其會員團體,有否違反國安法。5日後,警方國安處要求支聯會等組織提交資料。在提交文件「死線」前夕,支聯會在9月5日召開記者會,表明不會配合警方要求,並透露常委在8月時已議決通過解散支聯會,有待9月25日召開會員大會,表決解散議案。決議如屆時獲得通過,即再多一個老牌民主派組織解散。

至於香港記者協會(記協)周二(14日)同樣遭《大公報》批評。報章以「記協違專業」為題,頭條刊登香港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專訪,質疑記協的代表性及專業性。外界關注記協會否不敵壓力最終迎來終結。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htm/hk-hkctu-09172021073851.html

真的可怕,中共官媒的點名,一紙公文,民主派組織就灰飛煙滅,民主陣營土崩瓦解,在國內也是一樣,一點名和定性某個行業,這個行業就要被整頓,被打壓,被追查,就要完蛋,真的是不光公文和紅頭文件比法律還要厲害,法律和憲法連媒體都比不上,在香港,大公報和文匯報都要比法律頂用一萬倍。它們如同末世之魔咒,把中國拖向萬劫不復的深淵和永夜的浩劫。

2 个评论
中间偏左人

张维为:这就是中国。

国安法颁布之后,香港立刻加速内地化,大量民主工会在保安局的打击之下被拿下。

没了中心组织者,往后不太可能有有组织的小规模抗议,但是发生大规模无组织骚乱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到时候中共连一个谈判代表都找不到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