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貓 @Laomao
Vive la Anarchie!Vive la liberté !La République nous appelle.
8

本人作为无锡人,觉得有必要做些必要的说明和更正。 本文记录了几位小友的见闻和看法,他们正于梅村辅仁等几所高中就读。

A君的观察是这件事终究只是一批学生“消费厌学心理”罢了,毕竟现实是“江苏省梅村高级中学高三和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高三甚至没放回家”(A君语);在他看来,这次所谓「学生运动」本质上是一种集体无意识,通过煽动厌学情绪激发他人厌学心理罢了,那些煽动者的目的只不过是不想上学,不值得关注。 他向我说道,“学生们一方面用疫情作借口,一方面又去学校示威,甚至有人去市政府门口闹”,以他的看法,学生们“如果没有去学校闹,没跑去市政府还有可能是为了防疫”,因为“防疫会跑出去聚众?” A君认为这些行为并不能改变现状,他举例说道,“天一从明天改到后天便是最大让步。” 对于此事何以闹大,他并没有什么想法。

B君觉得此事「利用学生被压抑的情绪宣泄出口,进而酿成了更大规模的骚动」。这样的事只会越来越常态化。学生们的行为在他认为并不激进,最多只是行动上有些过火。问题在于学生们并没有明确目标,“重心还是放在教育局和学校违反防疫规定”,毕竟“还是矛盾转移到防疫政策上就无了”。 在他的叙事中,此事是逐渐发酵起来的,根源则是人们被压抑着:学生们被升学压抑着,二来则是疫情压抑。 他告诉我说,他听到此事时首先想到了旺代叛乱。

C君认为“学生们在压力测试下崩溃意味着「至少底线不会向后移动了」。”除此之外,他并不觉得此事还有什么“新鲜的”。

总之,此事不过是“不满”所造成的事件,但学生们也只是不满于现状,类似于《皇道派》的想法——“一切绝非XX的本意,是那些XX的过错。”在这意义上,这算得上什么学潮呢?

利益相关:江苏省梅村高级中学校友

Thur,7-Apr.

4

《二舅》作为一支“鸡汤”影片,在下并没有多少感触——或许是由于在下过去所接触的更多是暴漫的那些毒鸡汤。 坦率地讲,在下并不能理解,为什么对于一篇显然的《鸡汤文》,网路上会有如此热烈的争议和讨论。以在下愚见,本身鸡汤就不应该被当真,何况在这个年头。 《二舅》之奇怪之处,在下看来,是它摹仿着《活着》,但却忘却了《活着》里很重要的一点:叙事的人称。 《二舅》中,始终不过是“我”的YY——或者文雅点讲,“我”的看法。也即,这一切都与二舅这个角色无关。但《活着》不同。记得在序言里,余华就专门提到过他用富贵的视角来写便顺畅多了这件事。何哉?因为他人并不能,实际上也不知道富贵真实的想法。在下觉得,《活着》的魅力就在于此:一个老人的回忆…它本身并不包含多少倾向性。 但鸡汤必然包含着明确的,所谓“励志”的倾向性。这也就是《二舅》引起争议的原因吧…… 鸡汤自然要以个人之“奋斗”为成功之原因,但恐怕现实里,如今,个人之努力以多少用处呢?在下觉得是很渺茫的。 不妨于此插一句题外话,例如房子,在下并不觉得在下能凭借努力买到一套。但是在拆迁政策之下,在下作为一个或许称得上的“城里人”,却可以透过它获得三套房产——这恐怕,才是生活吧。 记得《二十一世纪资本论》中,作者认为贫富不均是因为财产本身不均所导致的——劳动的收入差异并不巨大。在中国如今的体制下,这点不是很明显么? 如果体制不发生改变,那么一切都将是渺茫的。但似乎依旧有人相信,只要奋斗努力,便会有着光明的未来——各位信么?反正在下是难以接受的。 似乎写着写着就偏题了Orz 于杨毛山作。(P.S.还有人记得杨卫泽的吧?)

2

上海的情况,是否能够说明《动态清零》彻底失败?并且,可能会带来国内整体防疫策略的改变么? 又,国内之现状,小弟只想引226的几句: 诸君,且听我一言:__的__,他们的__要靠__来换饭吃,辛勤劳作一年的__吃不到自己种的大米。______苦不堪言 ,你们的家人也是一样吗?

1

百姓疲惫不堪,你们的家人也是如此吧。

在下認為是「黨內民主」的破壞和「維穩體制」的擴大化,兩者都有損於正常的官民互動。

RT,我身边有个朋友就这样。天天就捕风捉影YY,看看老灯,告诉他实际情况他还不信觉得自己挺理智的。各位知道怎么对付这种人么?

此次佩洛西访台大陆方面的“放软”,无疑令一批人的《信仰》雪崩。自此,国内民众会有转向吧……

不知各位觉得如何?

似乎近来的事件打击的都是《中产阶级》啊🤔……

https://cn.wsj.com/articles/李克强走出习近平阴影-努力修复中国经济-11652334310

它反映的是《自由派》还是《新左派》的发展?

我们已经见过太多《平庸的恶》了吧… 算是服从实验+路西法实验?

为何在过去这么多年之后,大陆新闻依旧没有区分“评论”和“新闻”?

《主播说联播》这个单元就是一个例子。他们难道不知道,他们的声音会被视作“官方态度”么?

胡锡进的“言论”,某种意义上,也是这一问题的体现吧…

不知各位如何看待?

不同意见团体的理性交流为什么如今很少能见到? 就是参照几年前(17、18),也很惨淡了啊……

参考安倍遇刺事件,墙内的舆论。

难道历史的道路选择不是随机的么?

纵然出于《合法化》的缘故,只有中共的道路正确也是有待商榷的吧?为什么要不断强调这一点?

在多次的「灾难性」处置之后,大众对于政府的信任不断降低。也就是说,未来的《不可预期》越发显著,在这种情况下,存在动摇中共统治基础的可能么? (在下一直以来接受的理念是中共和人民达成了隐性的《社会契约》,即牺牲部分权利换取稳定和经济发展的保障)

如今《大内宣》的主要弊病,除了《宣传》与《现实》的脱节,还有哪些弊病?

或许此时问起来很奇怪,但在下忽然很好奇,为什么这首曲会与《爱国主义》等等相联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