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给就送 @不给就送
回复文章: 推特和新品葱上的川粉

我比较肯定特朗普的原因有:

1他比较倡导基督教保守主义价值观

2他比较坚持美国优先,拒绝为了所谓的虚假盟友关系牺牲美国自己的利益,盟友是拿来用的不是用来宠的

3他改变了美国反俄甚于反中的传统,是具有转折性的转变

thphd 2047前站长
回复文章: [品葱問題鏡像] 昔日战狼得癌幡然醒悟,大量曾经她口中的恨国党捐款救助,如何评价?

大家给她捐款,并不是出于对她的同情,而是对她的清醒言论进行表彰,以帮助更多围观人士清醒过来。

这个事情的完美结局是被美国大使馆赠national interest waiver,送去美国治疗,然后康复。我建议美国大使馆立刻行动,一秒钟都不要等。

@消极 #148736

所以不论反贼粉红,只要低智商就是不能忍。

多数反贼之所以成为反贼,是因为对现状不满;多数粉红之所以成为粉红,也是因为对现状不满,只不过两者受到的思想引导不同,因而blame的对象不同。

纯粹为blame而blame,不对问题作深入分析的话,实际上仍然是被牵着鼻子走,说出来的东西也不会有什么价值,自然是很令人讨厌的。

回复文章: 我对宪法起草工作的意见

非常感谢站长博士的肯定

作者 于 2020年12月10日 编辑
海盗湾革命
libgen.eth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公民社会的乌托邦——记属于“弦子朋友”的夜晚

https://mp.weixin.qq.com/s/75fLXH3gEVONK4CEqKjdfA

2020-12-06

编者按:
2020年12月2日,"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开庭,以"休庭"结束。庭审结束后,回声计划邀请"弦子的朋友们",写下属于那一天自己的经历与感受,希望与大家一起共同创造历史。
以下是该征文系列收到的投稿文章。

愿你也能从这些记录里获取力量。

写下这篇文章时,距离12月2日站在丹棱街(海淀区法院地址)支持弦子诉朱军案开庭,已经过去了48小时。在这48小时里,我经历了非常多的情绪:激动、感动、兴奋、悲伤,到后面的愤怒和苦闷。我因为看到的年轻人感受到希望,又为当下所处的现实环境感到伤感与无奈------就像是在一个不断升起浓浓黑雾的世界里,一群人在缝隙里想要寻找一丝丝光亮,光亮是那么亮,而能照到的黑暗既深又远......微博上有人说,那些未能达到的,不敢看,也不敢想。
而此时此刻,身体以及记忆带来的情绪依然在那10个小时丹棱街的冲击中久久不散,回味悠长。

Part 01

相遇

我到的时候发现丹棱街上已经站满了很多人,到了大门的时候,保安要我们大家走,于是一大排人(估计有几十个),开始从正门绕到了侧门。到了侧门发现人其实更多,早已有人高举着标语在那里,这些标语包括"陪弦子等一个答案","我们一起向历史要答案"等等。

图:庭审当天法院门口

很快,弦子出现了。
她一出现大家就开始喊了起来:"弦子加油!""弦子我们支持你!"随后是一阵非常热闹的掌声响起。大家把弦子围住了,弦子说了一番振奋人心的话,非常坚毅和有力。她说:"(如果结果不好)希望大家不要把我个人的挫折当做整个社会的挫折,我们要相信,虽然历史会反复但一定会向前走的。"
一个叔叔从人群中探出了一个头,扯下口罩大喊了一句:"弦子你要加油啊!"弦子看到叔叔眼眶又湿了,过去握住叔叔的手说:"叔叔你也来了。"之后,人们知道这位叔叔的女儿也是一名受害者。

Part 02

年轻的女孩子们

弦子进去法院之后,保安以阻碍交通为由要求大家都到对面路边上等,还是有很多人(女性为主)举着她们的牌子,于是又有个大高个变一景茶,穿着黑色外套高举着证件说(大意):你们来这里表达诉求是你们的自由,但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限你们三分钟之内收起标语,否则我们就要采取强制措施了。
然而,让我惊讶又动容的是:竟然没有人理会他。旁边有个中年男性说:"同志你来给我普普法,如果不举标语我们怎么表达诉求?"
第二次,变一又来了,依然举着证件要求在场的人收标语。然而,她们还是站在那里,带着口罩,举着牌子和手写的纸张,有的用牌子挡住了脸,不说话,沉默但没有动,也没有离开。
其中一个女孩子追问:"你和我说下到底是违法了哪条具体的法律?"她没有得到回答。我过去问女孩,你不担心安全吗?女孩说:"我就想问清楚到底依据什么法律,我问了两遍了都没有人回答我,没有答案我不会收起来的。如果我真的收起来,那是因为我的手太冷了。"

我的朋友圈记录截图

其实举牌的人也互相并不认识,一群人在我过去询问的过程中开始攀谈起来。"恐惧的沉默不是我愿意"说:这个要求根本没有法律依据,现在法律的滥用实在太多了。"米兔图片"问:"是真的吗?" "我是学法的,根本没有这个规定。"

Part 03

"谁是弦子的朋友?" "我们都是!"

本来以为5点多就能有结果,谁知道过了6点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天黑了起来,有人说还有很多人在丹棱街站着等,于是我也过去了。
真的很多人,比想象的多很多。有人送了暖宝宝给我,于是我过去问站着的人需不需要暖宝宝?"不用不用,谢谢。"我笑着想,那时的声音和语气真的很像路边卖光碟的。
到了七点多,开始有人定了50杯奶茶;再后来,来了一个外卖员问:"谁是弦女士的朋友?这是送给弦女士和她的朋友的。"我回答道:"我们都是。"
当外卖一批又一批被送来的时候,现场的气氛开始了微妙的变化:从原先的各自站立渐渐变成了一个欢乐的现场,甚至微信群里还有人在PK,"隔壁群点了红茶送来,我们这个群要不要安排点别的?"

我当时发的朋友圈

远道从江西来的大哥开始张罗着给大家分发食物;闲着没事的人们开始了闲聊,询问各自背景和工作;三个男生不知道在哪里弄了三个小凳子,我路过的时候,听到他们在聊艰深的黑格尔哲学......而每一次外卖到来,都成了有趣的"开箱"现场,有人高喊:"送来了关东煮,有谁需要的过来拿!""这里还有奶茶有人要吗?"
这些内容被发到社交媒体上,又引发了新的外卖浪潮。更多种类的东西被送了过来:烧烤、咖啡、湿纸巾、关东煮、暖宝宝(多到用不完)、围巾乃至羽绒服......互联网和丹棱街上站着的两拨人,迅速通过外卖变成了一个友善、有趣又一致的共同体:弦子的朋友们。有一次的外卖小哥都惊到了:"这么多人都是?!"
我看着这样热闹的场面,忍不住走到街角默默哭了半分钟。天上是一轮明亮的圆月,照着这一群素不相识的"弦子的朋友"。

Part 04

公民社会的乌托邦

夜更深了,11点左右起了冷风,已经到了零下几度。冷风吹了好几轮,我有点担心大家会不会因为冷而离开。但是,几乎没有人动也没有人想要离开,只是有人开玩笑说:"能不能隔空送来点烤火的东西呀?要是现在有个炉子就好了。"还有人说:"要不咱们喝点酒吧,旁边就是7-11。"是啊,想想要是多一个音响和一些酒,这里都可以开party了。****或许,这已然是弦子微博上说的"朋友们的聚会"了。想起来开庭前一天,弦子收到友人的花,上面写:"于我们已是胜利。"
最后清场的时候,物资都被分发掉了,奶茶也被提走了,所有的垃圾都被处理,地上干干净净。两个站岗的人聊天的时候说:"散场的时候就可以知道当代大学生的素质了。"

我那天最后一条朋友圈(视频很快看不了)

当天晚上回家后,现场人们临时建立起来的群里整整齐齐的队列说着:下次见!
还有人说:昨天带走了两杯奶茶放办公室冰箱,同事纷纷要分一点"公民参与的奶茶",有人带着"公民参与"的围巾回到了江苏......而我,带着"公民参与"的暖宝宝和手套,于4号清晨坐飞机回到了广州。
而后我得知,我朋友圈里的一名心理咨询师看了我的朋友圈直播后,给现场点了那晚的KFC咖啡外卖。我告诉他:"你的咖啡我喝到了一杯。"


更多特写:

作者 于 2020年12月8日 编辑
赞同 8
227 次浏览
回复文章: 【端点星事件】蔡伟、陈玫均已平安回家,身心健康尚佳

@爱狗却养猫 #114024 最高5年刑期这个说法是哪里来的?只是关于端点星案的吧。感觉有点误导,给人感觉可能会轻判。

如果再加个2049煽动颠覆,还有小二个人的言论,我估计最后刑期很可能会超过包子的剩余任期。共匪的刑罚是以它自己的需求而定的,与你犯了什么罪,犯不犯罪都没有关系。与你的抗争能力油管。

还有个关键问题是小二被抓是因为端点星还是因为2049。如果共匪根本不了解2049的事情,而且涉及两个项目的证据是独立的的,那么三个人如果串供,或许可以不交代2049的事情,让共匪只按端点星处理,那会轻判得多。

作者 于 2020年11月24日 编辑
回复文章: 陈士杰版宪法讲解:虚位国家元首(广征意见)

设置虚位元首的主要作用是什么?

如果设置虚位元首是为了在外交事务中代表国家形象,那是否任期较长反而比较好,相当于一个稳定的代言人?

如果主要就是为了当一个漂亮的传声筒,那是否要征求民众意见,是否有必要纳税养一个花瓶?

回复文章: 新功能:投票

投票不应该在投之前显示比例。如果本来是一边倒的情况,那么反对方看到就更不愿意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