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起学猫叫 @我们一起学猫叫
7

参加了一场985相亲局

http://mp.163.com/article/FTM27EP30543PXS8.html

2020-12-12 · 京城大耳朵0 跟贴

北京下第一场雪,798艺术区举行了一场 “985相亲局”。这场活动壁垒森严:参与者必须名校毕业,精英圈子。青年男女,期待在这里遇到匹配的另一半,培养出更精英的下一代。

壁垒森严的相亲局

“爱的博物馆”餐厅位于北京798艺术园区北一街的拐角处,下午两点钟,撑伞的青年男女冒着雨雪汇聚在这里。他们是来参加高端相亲局的,相亲机构已经包下了餐厅。

餐厅门口,参与者会拿到活动嘉宾信息表,并被贴上与本人编号相对应的号码牌。这张细密的表格一面是100位男嘉宾的信息,另一面是100位女嘉宾的信息。

参与活动的200人中,硕士和博士占9成,嘉宾们无一例外都是985高校毕业生,或者,就是拥有世界大学排名前100名校的学历。参与者高端,更体现在他们从事的行业,近一半嘉宾在金融行业工作。从性别来看,男嘉宾多来自互联网、咨询行业,也有央企和机关单位,女嘉宾多来自高校、科研院所和医院。

上下两层的餐厅被划分成不同的区域,除了占据大部分空间的“八分钟约会”,餐厅包间内,嘉宾们可以自由组队玩桌游。面对面的交流显然更直接,我走向了八分钟约会区。

八分钟约会由三名女生和三名男生组成,自由聊天8分钟后,女生不动,男生则会移动到下一桌。

图 | 活动现场的八分钟约会区

更像是一场面试,桌旁的6位嘉宾轮流充当应聘者和面试官。男嘉宾首先说自己的编号,然后介绍自己的毕业院校、职业经历和职业内容,最后是爱好,通常是马拉松、网球、游泳等对健康有益的运动。桌上剩余的5人拿起表格,在纸张翻动的哗啦声里,心照不宣地扫动眼神,暗自衡量他的学校和职业。

与我同桌的一位女生是清华大学毕业的博士,含蓄地通过自我介绍展露自己的优秀后,就再无发言。相比她的沉默,1994年出生的小夏十分亲和。小夏硕士毕业于QS排名靠前的香港某大学,从事教育行业,看起来有些马虎,经常对应错男生的基本信息。多数女性参与者年纪介于1993年—1988年之间,小夏年纪偏小,对每一位男嘉宾都充满好奇,毫不羞涩地展现她对其他行业的兴趣。

小夏的天真让气氛活跃了不少。但8分钟还未到,听完三位女生的介绍后,有男嘉宾拿起大衣和手机,欠身礼貌地说了声“不好意思我出去接个电话”,就再也没有回来。

尴尬开始弥漫,我很诧异在相亲局上没有人询问感情。我就恋爱经历问了几个问题后,有位男嘉宾似乎感到被冒犯,嘟囔了句“陌上的相亲局很少有人问这个”,便也起身离开了。

男嘉宾的接连离去让氛围陷入冰点。这桌散场后,我与小夏聊天。私下里的小夏有种不同于先前表现的理智。小夏说:“我还是母胎单身,觉得这个年纪还没有谈过恋爱太失败了。这两年开始有婚恋焦虑。有很多人追我,但我觉得他们有所图,只看中了我的物质条件。”

恋爱经历空白的小夏期待相亲平台帮她筛选男生。对1991年出生的Kate来说,参加相亲局则是她唯一可以认识异性的机会。

Kate本科和硕士就读于西南的一所985高校,回到家乡北京后,又继续读了博士,现在在科研所上班。Kate高挑大方,外形出众,身高接近170cm。平日工作环境女多男少,身边优秀的男士几乎全都已婚。Kate坦言:“我比较看重形象和人品,男生至少要180cm以上吧。”

“刚才8分钟加我的男生也很多,但是个子和年龄我都不是很满意。唉,上学的时候觉得180cm以上的男生挺多的。”Kate语气失落,拉着我的手亲昵地问,“你刚才有遇到长得帅的小哥哥吗?高不高?能带我认识一下吗?”

室内烘热,“八分钟约会”结束前的最后一桌,已经有男士不耐烦地玩起了手机。跟三批男士反复介绍了自己的毕业院校和职业经历后,我仿佛经历了三次紧绷身心的无领导小组面试,有些喘不上气。在室外透气时,我遇到了同样有海外留学和工作经历的L。L在英国8年,在新加坡6年,目前在南方一所大学教书。他衣着考究,古龙水味道闻起来平和沉稳。在与L的聊天中,我意外发现我们曾登上过同一座山。气氛融洽,正当我为此雀跃时,他问了我的年龄,开始变得心不在焉。

“我想找个有海外生活背景的人结婚。我年纪已经不小了,但参加活动的女孩,年纪不是太大,就是太小。像你,看起来近两年不会结婚。”L生于1983年,是北京本地人,为了这场相亲会,他专门从外地飞回北京。但活动才刚刚过半,L回餐厅围上围巾,拿上长柄伞,留下一句“我还是有些失望”,离开了。

剩女紧张,剩男不慌

小夏告诉我,11月12日,她早早定好9点半的闹钟,抱着手机等着相亲公众号推送,抢一个线下报名的名额。通常情况下,相亲局线下活动报名很难,女生的名额放出后会在5分钟内被抢光,男生则不用抢,有时甚至需要主办方邀请才能凑够活动人数。

中国男女总性别比达到了104.45,单身群体男多女少,在北京高端相亲平台,男女嘉宾的比例大约在3:7。社交媒体上,北京有80万大龄单身女青年的传言,也一再刷屏。在一线城市的婚恋市场,优质男性才是紧俏资源。

相比于女生的投入和更外显的焦虑,相亲局里的男生显得很疏离。Ziv就是其中的一员。

活动开始后,Ziv仍不紧不慢地坐在沙发上,小口啜饮一杯花茶,没有参加八分钟约会,也没有组局玩游戏。多数时候,他一个人在二楼的栏杆处站着,俯身看着楼下围绕着桌子来回走动的男女神游。

与Ziv聊过后,我发现,这种远距离观望并不源于他对这种场合的不适。相反,他早已在相亲活动身经百战。从2019年第一次参加陌上组织的七夕线下活动,这是他第四次参加“985”相亲局。至于其他相亲会,从2019年5月1日开始,他早已参加了不下50场。

Ziv自嘲来自安徽小地方的自己是“小镇做题渣”,但名校毕业,进入光鲜行业,年收入20万以上。从日本TOP2的大学研究生毕业后,Ziv在上海工作,2019年年初,他考进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国企,定居北京。Ziv直言单身的原因:“在婚恋市场上我还是很有竞争力的,只是我太挑了。”

“经济方面肯定得和我差不多,太差的我不会接触。”31岁的Ziv目前仍是单身,但他并没有太重的焦虑感,“男生可以向下兼容,女生就不行,她们不想找比自己差的。对我而言,普通本科也可以接受,找个漂亮的女生结婚不是很难的事情。”

Ziv无法描述自己喜欢哪一种“感觉”的女生,但说到自己抗拒的类型,他温和的语气突然变得激烈:“我无法理解那种端着的女生。已经来参加相亲会了,就不要总等着男生联系你,要我迁就着你,我会觉得很累。”

“去年我在陌上的活动加了一个女生,她比我还大,1987年的。我回去给她发了三条微信,她都没有回复我,我就把她删除了。你猜怎么着,今天我又看到她了,她主动添加我为好友。在相亲群里,但凡有女生主动加人,只能说明一件事——她真的着急了。”

三条未回复的消息带给Ziv的屈辱感,让他一年都未能忘却。多数参与者与Ziv相似,他们优秀,但被动,一边焦虑一边挑剔,在意互惠和等价交换。展示完自己的高价值后,便把自己置于冷漠的高地,而主动向下探就吃了亏。

只有说起户口,Ziv才会流露出罕见的不自信,“我最近喜欢一个女孩,她似乎很看重北京户口,我很怕她会因此拒绝我。”但片刻后,Ziv又恢复了自如,“不过户口也不重要,有户口买不起房也白搭。我已经打算在北京买房了,而且我买的起。”

有些懵懂的小夏,面对爱情也保持着清醒:“要说我喜欢的类型,除了硬件上的学校好、家庭好,性格阳光、三观契合也很重要。”

小夏期待着有个人能真心实意地为她付出,“我觉得经济条件是加分项,不是必要的。如果我足够喜欢他,就算他没有北京的户口、房子,收入不算高,我也觉得不是问题。因为户口和房子,我都有。”但小夏很快收回少女般的想象,“我最看中的还是男生的学校背景和是否门当户对。”

在这场势均力敌的爱情博弈中,没有人愿意向下看。这是一个共识:不相互拖累是最低要求。相亲局中的人试图通过婚恋再次确认或提升自己在社会中的竞争位置,不管这个标签是财富、职业、户口、还是学习。

正在绩效化的爱情

组织相亲局的HIMMR的全称是“How I Met Mr. Right”,机构介绍是:致力为不愿将就的你找到最好的爱情。Mr. Right应该是什么样的人?最好的爱情是什么模样?平台和参与其中的男女嘉宾都说不清楚。

但至少有一点为平台和参与者认同,嘉宾优质和配对高效是通往最好爱情,寻找到对的人的最佳路径。

自2015年成立以来,HIMMR共计服务的男女超过 10000 人,根据机构介绍说,脱单率超过 35%。这种效率的脱单,离不开平台红娘的包装。

在公众号发文称为“挂牌”,平台会发送男女嘉宾的信息,看到的任何人都可以发送自己的信息应征。只要购买金牌红娘的服务,红娘会帮你挖掘亮点,甄选发文素材,优化文字,选图P图,打造精致的挂牌贴。

能够挂牌的女孩,几乎有着相似的“凡尔赛”文案:父母是高知,彼此恩爱,家境殷实。虽然父母的要求严格,但家庭教育开明通达,所以女嘉宾们不仅成绩优异,工作光鲜亮丽,更有小提琴、芭蕾、钢琴等多项才艺,从未缺失过温暖与爱。

线上的无暇与标签化在线下也同样适用。与姿态较高的Ziv不同,男嘉宾乔森主动热情,深谙高效的重要性。在八分钟约会环节,乔森会用几个关键词介绍自己,“羽毛球、炒股、头条算法”,并就这几个关键字延伸,主导聊天的话题。

八分钟结束后,乔森熟练地打开微信面对面建群,把在座的6人都拉入群组。去年陌上的双十一活动,乔森给群里100位女生都发送了好友申请,通过的有30多个。今年,他只是加了和自己有过碰面的女生,最终通过的有十几人。在申请介绍里,乔森依旧备注自己的昵称和关键词:羽毛球、炒股、头条算法。

乔森说:“那样的环境一定要给自己贴标签,很多女生自我介绍后,我什么也不记得。虽然加了这么多人,但我不知道谁是谁。”

乔森曾就职于百度,后跳槽去另一家知名互联网公司。职业道路明朗化,拿到北京户口后,他开始积极寻找爱情。工作日的白天,乔森忙到没有时间回复消息,我们只能趁晚上10点他下班后,才有完整的交流。

“全部的生活都被工作挤占了,还有时间谈恋爱吗?”乔森沉默了几秒,回复我说:“谈恋爱也并不一定花时间,周末还是可以一起出来玩嘛。”

乔森谈起先前的恋情,充斥着争吵,不理解和痛苦,耗尽了他的时间和精力。去年分手后,乔森觉得终于解脱。乔森说自己喜欢爱运动的高瘦女孩,不希望有消极的情绪,只想和简单的女孩一起快乐地玩。

在《爱欲之死》里,韩炳哲写道:“绩效原则已经统御了当今社会的所有生活领域,包括爱和性。”在乔森身上,可以看到这种“爱”的消退:积极地认识新的人,快速建立联系。但同时,爱被当成一种享受的形式被积极化,爱必须提供愉悦,并且要免于受到伤害、打击等负面行为的影响,如果一有问题出现,就会选择退却。

无论是讲究效率的平台运营和设置投放,还是拒绝爱的消极面的参与者,在绩效的洪流里,男女双方谈户口、年收、房子、家庭背景和兴趣爱好,唯一拒绝不谈的,是爱本身。

活动结束后,走出“爱的博物馆”,天已经全黑了。雪落在温度尚存的地面融化成一滩滩脏水,穿高跟鞋背名牌包的姑娘们小心地避开可能溅起的泥点。看起来其貌不扬的男嘉宾开着跑车轰鸣离开,相见甚欢的男女们一起叫车相约共进晚餐。更多的人裹紧围巾,只身走向冷风中的望京南地铁站。

我与新认识的女孩莎莎一同走出大门,谨慎地询问她是否可以聊聊对婚恋的看法,1988年出生的莎莎摆了摆手,苦涩地笑着同我告别:“这么多年,我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图 | 活动餐厅内墙壁装饰

背后“爱的博物馆”里,粉色心形气球已经被工作人员撤开,墙壁上关于爱的关键字还在熠熠闪光,“荷尔蒙、多巴胺、自私、焦虑、疯狂、真心。”

手机里弹出关于初雪天气的推送,是作家纳博科夫的句子:“你是否爱过一个人,她看起来就像圣诞节清晨的阳光,初雪以后松树枝上的小松鼠,雨天小路上溅到行人裤腿上的泥点,还有那些最美的玫瑰花。”

真是美好的初雪之夜,我在“爱的博物馆”,见证了一场优质的失败。

- END -

撰文 | 杨柳

4

by 习羊羊与灰战狼 https://mohu.rocks/article/4231

原文:石述思:人人争当公务员的民族没有希望

https://business.sohu.com/20130527/n377144693.shtml(快照)

管理员热是当下品葱不争的事实。2019年品葱管理员考试最终报名人数超过1500人,2020年2月初热门的葱小编职位接近“万里挑一”,在近六万人的品葱中仅有五名。再比如不少管理冒着被葱油举报、站长查处的危险,创建十万甚至九万小号,不仅在于给多个小号刷赞、破格提拔,关键在于给自己的小号开绿灯,自己边当裁判边当球员。

但由于管理员身份并不代表高质量的产出,甚至有不少巨婴管理员是秩序的消耗者,所有伤害都由低声望的葱油负担。随着葱民意识的觉醒,加上葱内行政体制改革的滞后留下的寻租空间巨大,也往往成为葱民监督的焦点。

也就是说,在今天,管理员无小事。

于是,一个不怎么起眼的调查便引起舆论广泛热议。日前品葱学院PUA研究所与机械战警实验室联合发布的《贰零姨韭年度品葱线上职场心理健康调研报告》显示,职场个人幸福感排名中,葱小编排名倒数第一,排名倒数第二的是128声望的高级管理。

膜乎媒体一边倒地认为,这样的表白矫情。

其实未必。

首先,品葱站长花钱养着全世界最庞大的人治论坛的管理员目的很单纯:当好自己的公仆,依习惯法行政,为品葱的健康发展营造一个良好宽松公平的环境。站长历来的要求也无比明确:全心全意为韭民服务。

按照常理,这些人应该是这个时代的活雷疯。仔细查阅下《疯人日记》,那里面无时无刻不洋溢着令人神往的幸福。

但葱小编们竟然不幸福。而且调查的结果表明,越是超管越不幸福。

不过,这项调查的一个重大缺陷是没有具体展示幸福的标准。是官威足、人脉广、权力大甚至女友多?还是按葱共和葱油要求比操守、比奉献、比能力、比无私?

但无论哪种不幸福都不是好消息。

如果不幸福的原因是前者,问题就相当严重。这说明可能品葱依照声望选择管理员的标准程序出现了严重问题。无论是“懦夫测试”(“图灵测试”的延伸,一种测试是否为网军的方法,测试某用户是否能表现出与网军等价的或无法区分的说话能力),还是平时的钦定,将太多好逸恶劳的人源源不断地输送到管理员队伍中,他们在一种实用主义、功利主义价值观驱使下混进品葱官场,终日想着用权力兑现好处,甚至鱼肉韭民,自然感受不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幸福。比如很多人就怀疑,在姨学、支黑观点备受高声望用户溺爱的当下,那么多高声望用户以点赞加声望的接班方式钦定到官场,就是想让管理层都是“自己人”,将权力赋予的好处世世代代享用下去。这样的动机已然可怕,但竟然能操作成功,则更值得对当前人治存在的制度性缺陷深刻反思。在底层葱油监督之下,部分“管”二代最终像瑶瑶那样变成坑姐一族,不仅自己被站长查处,瑞姐昔日权势也被褫夺一空,但这样的官场闹剧能否避免重演着实让人忧虑。

当然,这也折射出品葱官场的苦乐不均,位高权重者毕竟少数,多数管理员如果缺乏实权,整日面对朝九晚五处理举报、折叠帖子、转水的枯燥工作,加上政绩考核的压力(与站长价值观保持一致)日渐沉重,长期得不到自我实现的可能乃至应有回报,自然不幸福。

随着新品葱领导班子推出两个凡是,严防渗透,加上反腐力度空前,估计手握实权但只为中饱私囊、贪图享乐的管理不幸福感也在与日俱增,希望能形成长效机制——只有将公权装到笼子里,韭民的幸福才有了根本保障。

如果不幸福的原因是想为韭民服务而不得,问题则更加严重。假设那么多新用户怀着济世救民、服务大众的心理进入品葱官场,但发现管理员间盛行的哲学是为站长的价值观和声望服务,当舔狗比做对事重要,结果劣币驱逐良币,日久天长意志消磨,要么随波逐流,要么郁郁寡欢,终无缘幸福。这又开出一个艰巨课题:如何在管理员提拔任用过程中实现民主,程序公开透明,完善品葱坛内监督,加强问责都迫在眉睫。

在成熟的墙外人治论坛中,管理员越来越像职业化方向发展。也就是说,没有一个论坛能保证所有的管理员都像活雷疯那样道德高尚,给予相应的福利待遇,创造良好的工作条件是国际惯例——在一些习朝鲜论坛,管理员和网警的工资福利甚至达到九千万美元,超过论坛人均百万的平均水平,但前提是民主程序健全,权力运行公开,社会监督完善。否则,整个论坛的官场就会在公众猜疑甚至误会中丧失公信力,滥权管理因为触犯法规、恐惧韭民惶惶不可终日,而负责的管理则因为整个官场的黑箱操作饱受误会,都不会幸福。

与其说“葱小编最不幸福”是矫情,倒不如说是多数初级管理员在集体发出推动体制变革的呐喊。

毕竟,一个管理员真正幸福的源泉是韭民的信任、理解和尊重——品葱政治局走进阳光地带唯一的前提。

不过,那么多人边抱怨甚至批评管理员,边义无反顾地往这个自称最不幸福的队伍里挤,则是一个时代价值观的沦丧以及管本位下公众无力自我救赎的焦虑,整个品葱在比赛谁更不幸中陷入一个恶性循环,而这值得所有人回到原点去思考:当代品葱需要什么样的幸福观?

一个人人争当管理员的论坛是没有希望的。

4

鉴于IQ测试主要考察一个人的模式(Pattern)识别和变形的能力,我们可以把智力定义为对模式识别和执行各种操作的能力。

模式是什么?模式是任意一个集合。既包括抽象的也包括具体的。我们日常特别关注的是重复性特别强的模式。

对于模式可以有一个递归定义,几个模式之间的联系就是一个模式。或者任何模式都可以分解成若干模式的联系。概念本身就是一种模式。

一个人的智力高低决定于他存储的所有模式,他重现模式的能力,他识别模式的能力,他建立新模式的能力,他操作模式的能力,总之都是各种与模式相关的问题。

感觉单纯的概念定义并没有卵用。所以我们这里给出一个推论1。模式之间的联系和模式本身可能同样重要。

这好像也没什么卵用。所以我们需要更无脑更夸张的表达:知识之间的联系比知识本身更重要。

有点内味儿了,这说明了什么呢?我们可以想当然的认为人类的模式识别能力是有限的,所以不特别显著的模式可能无法引起模式识别系统的反应。这个结论好像有点用,暂定为推论2。

根据推论2的原理我们想要搞清楚智力的问题就有必要同已有的概念建立更多的联系,也就是制造更多的推论。比如:

推论3:存在错误的模式,错误的概念,错误的概念会阻碍对模式的所有操作,降低总体智力水平。我们把错误的概念定义我伪概念。正确的,或者说更接近真实的概念定义为真概念。这是两个相对的概念。

推论4:一个人记忆的所有概念中必然有很多伪概念。更新你的概念库,用真概念代替伪概念就是提高你的智力。

推论5:既然模式之间的联系这么重要,而且普遍存在,那么一切对你的模式操作有影响的模式都会影响你的智力水平,提升或降低你的智力。比如你的社会环境,家庭环境,环境中的噪音,你的压力水平都决定了你的智力。

推论6:一个人在现实中表现出来的智力水平可能远低,或者远高于他的智力天花板(他能达到的最高智力水平)。

推论7:既然我们有识别特定模式的生物感受器,比如用于看东西的眼睛,那么我们也会形成用于识别各种特定模式的抽象感受器。

推论8:既然感受一种特定模式的能力属于智力。那么对情感的感受力也属于智力。

3

比如说事先录制一个匿名视频/音频/文本,类似遗嘱,交给朋友或者设置制动发布。

事先准备好口供,应对共匪审问逼供的具体措施,事先串供。

锻炼身体。

背诵几本好书。

准备一些可供自己在狱中思考的问题。

还可以考虑站长被捕后让网站自动执行一些保全操作。

如何判断站长可能被捕:

1.站长n天未登录

2.关键联系人在n天内无法联系到站长

3.使用双密码系统,平时使用正常密码登陆,被捕后把报警专用密码交给国安,此密码一经使用就说明站长已被捕

可选的自动应对措施:

1.自动删除网站所有程序及数据,被捕之后必然关站,数据已废,只有保留事先的备份。

2.自动删除部分敏感数据,比如用户账号及日志

3.自动删除站长与网站关联的所有证据,比如注销主机服务,注销相关email

4.自动向用户发出消息警告

5.自动向其他管理员发出通知及邮件

6.自动在社交媒体发出通告

3

同一个问题,中文能搜出来至少几十篇的东西,似乎是每个人都重写了一遍,质量各不相同。

英文搜出来一般排名前3会有stackoverflow,基本上就是最好的答案。

为什么会这样?

2

特大喜讯!新品葱实行改革开放了!招商引资,发帖不要葱,不要声望。各位台商港商要回去办企业吗?

2

增加对隐私的保护和减少论坛被攻破之后的损失

1.对私信增加可选的阅后即焚标记,接收方阅读后立即在数据库中删除,浏览器已加载的信息不受影响,关闭浏览器即永久丢失该类私信。

2.可在数据库中删除本人已发送的非阅后即焚私信。

1

站长应该可以在服务器端查看某个特别关注用户session的ip地址吧?然后用鸭嘴笔把用户ip记在物理小本本上,以便于将来拉清单或是抓小号?

所以不记录ip最多也就是网站代码不自动记录ip,但是无法防止后台工具自动记录ip或者人工记录ip?

1

为什么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反姨的氛围?

可能有人不太了解贵姨,为了避免跟风和道听途说,推荐贵姨的一篇经典访谈《论习近平与改革开放集团都会失败》 https://youtu.be/0rg0LlpjkRc?t=88

1

选定的属性加强到所在国家的A级水平(SABCD分级制),国家相关的属性加强到全球的A级水平。未选属性完全随机。 #poll39297130

1

我要下鬼灭之刃剧场版,找不到能用的链接。

品葱有些帖子看到一次就找不到了是怎么回事?水区争议区也没有,以后只能用google搜到。或者如果是自己发的还可以从发帖记录找到。

有时候自己在某些问题下的回帖也不显示在记录里,但事实上仍然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