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合法的方式擊敗品蔥極權

我發現很多人都受過品蔥管理的迫害,當然我也是其中一個。我和品蔥的賬號是同名同頭像的,你可以馬上搜索到我。 我發現很多人在受到惡毒管理的攻擊時,他們並沒能保護好自己。他們和那些管理理論,結果解釋權完全被對方壟斷,對方說你是你就是,完全沒有辯駁的餘地。其實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應該要求對方出示證據而不是和對方辯駁。我們可以要求對方明確指出證據裏面究竟哪裏違反規則。對方的回應將會成爲我們有力的反擊材料。證據是所有人都能夠看的,他們的説辭也是所有人都能夠看的,只要他們出示證據,所有人都可以看出他們的無理取鬧。但是如果,你一直和對方理論,那麽你就會落入對方的陷阱,對方永遠在他的道德高地數落你,對方說什麽就是什麽,你完全無法反抗。然後他們在無法説倒對方的情況,被對方單方面地退場。如果他們秘密執法,那麽他們就會成爲秘密警察,他們將會完全喪失合法性。只要你要求出示證據,要求他們指出哪裏違反規則,那麽他們將沒有任何退路。他們唯一的權利只剩下保持沉默,充當沉默的執法者證明他們是完全的極權。並且我們所做的事毫無污點,我們只是要求對方給出證據和解釋,將他們的事交給公義去裁決,他們全部的證據都只會證明他們是實在的獨裁者。極權的所有模式都是一樣的,極權的弱點也是一樣的,只要用對付極權的方法,對所有極權都有效。

我提出一個方案: 現在民衆正缺乏嘗試的機會,從沒嘗試過,要一下子推翻中共是一件困難的事。但是先用學到的民主知識爆個葱應該不成問題。反正即使葱爆也只是葱的管理爆炸,葱還會繼續運行下去,東主也是如常資助。讓民衆從實踐中學會反極權反而能得到東主的支持。或者東主變換投資的對象也是一樣的。説話的地方不會消失,消失的只有妨礙説話的人。誰都不會有損失,除了極權以外。對中共的一切方法都可以嘗試,整個翻車新聞看看品蔥的神奇執法也不錯就當是真實的反共演習游戲,葱爆民主化為勝利。即使對於品蔥來説,我認爲這個方案也不是一件壞事。倘若品蔥自稱民主的話,那麽我們就嘗試一下,看看品蔥能摸索出怎麽樣的道路,由品蔥為我們展現出未知的道路。倘若我們贏了,那麽品蔥就會實現民主化。無論如何都能成爲中國未來的路標。競爭使人進步,我十分期待。

作者 于 8月12日 编辑
赞同 2
199 次浏览
6 个评论
时间 
刺刺 台灣人,主修會計,法學只是下班後的興趣。

與其說討論合法....權限當然是合法操作,權限是來自於網站跟授權,又不是駭的。

用管理權限處分異己的理由,跟他們管理員權限的來源沒有關係呀。

是,以就事論事,以執法有據的角度來看,你說的對,管理人應該要是是一個善良公正的管理人,可是這是別人家的「俱樂部」,而且是「私人的俱樂部」。

而這個私人俱樂部對成員負有什麼義務? 應該是沒有的吧?場所是別人提供的,網站是別人架的,這個「別人」的目的可能是宣傳政治觀點,也可能是讓自己獲利。

既然如此他們當然可以驅逐一切「使他們不愉快的人」。

那,他們這個俱樂部標榜什麼招牌? 品蔥他自稱什麼,但什麼都沒做到,掛羊頭賣狗肉,那就是這樣了

如果健身俱樂部沒有在健身,籃球俱樂部沒有在打籃球,那怎麼辦?當然是不怎麼辦

對於俱樂部成員來說,他們開心就好,獨裁與否真的重要嗎?

作者 于 8月12日 编辑

@刺刺 #192234 我是這樣想的,他們獨裁是他們的事,關鍵是我們能得到什麽。受了傷害夾著尾巴逃跑不是我的性格,關鍵是自己的利益。如果沒能從傷害中學習,那麽所受到的傷害就白挨打了。能否利用他們的獨裁,作爲一個高效的訓練場呢?如何使用民主法治的思想在自己受到不公平待遇的時候維護自己的利益?如何打倒極權?要怎麽樣才能讓極權往民主的方向轉化?我想要真正學習到這個技巧,並且想讓受到傷害的人也學會這個技巧。這樣他們就能將這個技巧用在中共上面,組建堅實的部隊。用民主法治的戰鬥方式,一定能取得好的結果,無論自己還是對方都能夠獲益。

自由主义者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我说个题外话,为什么臺湾的繁体维基百科电报群里,很多大陆人?

为什么民主政权要从独裁政权获得消息源(哪怕是情报工作都很难),但是独裁政权却可以对民主政权进行肆无忌惮的渗透?

e

@刺刺 #192234

品蔥他自稱什麼,但什麼都沒做到,掛羊頭賣狗肉,那就是這樣了

有虚假广告罪

人與人之間最重要的是相互約束。如果管理能夠約束我們,但是我們無法約束管理,那么這是一個完全不公平的游戲。按照人性向惡,參與這種游戲注定被屠宰。必須要對等的關系,不能夠被單方面碾壓,絕對不能夠由單方面決定全部的事。但是的確,對方可以拿出“我們是私域”來說事,“我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踢就踢”。那么是否這樣,我們就只能被單方面暴打呢?如果在民主法治的社會里面,是否一個俱樂部就可以亂來?民主法治的社會是怎么應對俱樂部亂來的呢?我是這樣想的,他們的地方愛做什么做什么是他們的權力,但是將他們所做的事分享給其他人知道是我們的權力。我們並沒有對他們使用暴力,我們只是讓其他人瞭解這個俱樂部。其他人也有瞭解這個俱樂部的權力。總不能一個俱樂部裏面亂來還不讓人說吧?言論自由嘛,如果我們說的是錯的,其他人自然會將我們當傻子,不會聼我們說的。總不能將我們說一下就定性爲出賣俱樂部最高機密吧?沒有錯,俱樂部是他們的俱樂部,但是我們的口是我們的口,其他人願不願意去他們的俱樂部是其他人的事。人不是傻子,只要瞭解真相,人自然知道做什麽。就好像多黨派一樣互相揭短,只要擁有言論自由,人自然會選擇。我想要的是這樣一個環境,在這種環境下,他們的獨裁是不可能成功的,我認爲這就是民主法治的優勢。並不需要任何的暴力,我們要做的事就是將他們做的事攤出來,讓公義去裁決。對於老大哥,只要你將老大哥的話重複一次,老大哥就會嚇到站不起來。

和科盛商会 失败岛国

@巧克力與牛奶 #192304 你说的都对,但是没有用。品葱就是一个私人物品,他们就是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他们也知道搞得太明显会直接没有人气,所以他们有在收敛,从而骗取一些新来的人的喜爱。但是对于看透了他们本质的人,他们都是立刻处理的。这种情况下没有必要直接和他们斗争,在他们的平台你不可能斗得过。只有在2047这样的地方,将他们的恶行掰开了揉碎了讲,并且聚集人气,才会有用。但是,为什么2047没有人气呢?我认为还是中国这片洼地还不能够产生真正的好的东西,从洼地里爬出来的人都没有足够的水平。低质素的群体只能产生品葱这样低质素的平台,这就是现实。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