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很多港人特别是本土派年轻港人根本就不懂为什么台湾人争民主成功,香港人用同样的方式争民主却老是失败?

其实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在于台湾有自己的军队,而且台湾的军队到了争民主的1980年代已经基本上都是土生土长的台湾人为主体,大陆过去的老国军除了某些上级官员以外基本上都已经退伍了,他们的阶级和思维和其他台湾人没啥区别,有共情性,当然不会镇压或者反对那些同胞,如果当时的蒋经国下令军警镇压当时台湾的民主运动,肯定会遭到下层军人的抗命,所以台湾的民主运动基本上是成功的。而香港没有自己的军队。共军驻港部队大部分几乎都是不会广东话的北方人,与港人没有多少共同语言和交集,缺乏与港人的共情性同理心,无法理解香港人为什么要争取民主。即便香港人100%都支持五大诉求也没用。所以当港人2019年风风火火争民主的时候,中共则在深圳那边训练军人和武警准备上场镇压,最后的结局就是趁着武汉肺炎让港人不敢上街的时候通过国安法看起来比较“和平”的把反送中争民主的运动给压了下去。

作者 于 2021年11月9日 编辑
赞同 2
459 次浏览
29 个评论
时间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港警也是港人。唯一区别就是中共。不消灭共产党,这个世界不会好。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74511 就是我说的,港警即便也支持五大诉求也没用。中共军队不听也没用 港警如果反水站在港人那一边拒绝镇压争民主的港人,接下来的情况就是像六四那样换解放军去镇压了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dellalove #174522 你这都是臆想,事实就是港警整港人毫不手软,丝毫不像你这里描述的“台湾同胞军队”。

何况你不要忘了,那时候台湾军队的士官,还是外省人为多。两方面看,你的逻辑都是完全不成立的。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74523 事实是一回事 我说的假设又是另一回事,香港真正的实权无论是97前还是后从来就不是在香港人自己手里,如果香港有自己的军队的话,港警也不会像现在那样太残酷镇压港人。否则之后港警肯定要被各种起诉。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Wolfychan #174527 香港没有自己的军队,所以指望中共在不完蛋或者不放权的情况下乖乖给香港民主甚至退出香港让香港独立那无异于是痴人说梦,反送中之前之前香港有些本土派港人很天真的认为中共的事关自己屁事,还上街高喊六四关我撚事,不要建设民主中国blabla,我觉得这就是痴人说梦。事实上至少在现阶段来说中国的民主化(无论是以何种方式实现的民主化)就是香港未来前途讨论唯一的前提,无论是香港独立、维持2047年后的一国两制、融入中国大陆体制等。之前香港很多本土派都是觉得应该只谈香港怎样怎样,不谈中国怎样怎样,甚至觉得“我们香港人只要自己过自己就好,你们中共怎样关我屁事,只要别把黑手伸进我们这”,那都是鸵鸟思维,而且也是导致香港争民主运动现阶段看起来是走向失败的原因之一。

刘慈欣 反共复民

最重要的原因是,共产党比国民党狠一百亿倍。

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之所以有效,是因为他面对的是英国这样的民主政府,如果面对的是斯大林,可能全印度3.5亿人都要被计划移民到西伯利亚了。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dellalove #174532 現在那只是明面上的事啦。畢竟,你們也不能把中國民主化的責任全推給我們。

@刘慈欣 #174534 国民党是因为当时的内外局势逼迫他必须这么做,例如国大代表 立法委员全面改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时大陆过去的老国代老议员因为大陆的沦陷无法改选导致越来越多的人老去死去,再不全面改选,国大代表和立法委员都会后继无人。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74523 事实上从2019的情况来说,中共对港警其实是有两手准备的,就是一旦港警筋疲力尽或者反水站在争民主的港人那边,就会上驻港部队以及从深圳抽调武警过去上更狠的镇压手段。

@Wolfychan #174535 中国民主化当然不能只靠港台这样的“境外势力”,但是也不能没有这类“境外势力”,像是品韭上面的一些香港本土派和台湾深绿认为港台人不是中国人,没有必要救中国,那就是典型的鸵鸟心态,而且还很精分,我认为刘仲敬的那套让中国分裂也是“救中国”的一种形式,只是一种比较极端而且争议极大的形式,一边说没必要救中国 另一边鼓吹中国应该分裂,那也是一种精分

作者 于 2021年11月9日 编辑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Wolfychan #174535 确实,第一香港(支联会)和第二香港(城邦派)的失败已经是史实了,而且就算马后炮我也看不出什么更好的路径。毕竟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你们轰孔人的命运,就类似那个足球笑话里的:“中日韩三国球迷问上帝,自己国家队什么时候世界杯夺冠,日本球迷大哭,我这辈子看不到;韩国球迷大哭,我下辈子也看不到,轮到中国球迷的时候,上帝大哭,我也看不到”。

@消极 #174540 无论是传统泛民还是雨伞革命以后壮大的本土派城邦派泛民都有个错觉,就是认为香港的前途可以像台湾那样由当地人决定,而完全可以不理会北京方面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dellalove #174541 台湾的命运也不是台湾人决定啊,就算绿营朋友也知道要和“美日亲邦”密切合作啊。

@消极 #174544 台湾至少表面上是可以通过民选总统和完全民选的国会由台湾人决定的,但是香港可是从来连表面上的这个都没有。很多香港的泛民派特别是本土城邦派很天真的认为在香港完全复制台湾人争取民主的形式,例如发动学运攻占立法院,就能逼港府和后面的中共给他们民主。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dellalove #174545 面对两蒋的铁拳,发动学运攻占立法院是没有意义的;太阳花学运,那是建立在台湾已经是宪政民主国家的基础上的。

@消极 #174547 所以这就是香港本土派的弱智之点,他们是真心的认为香港和中国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认为香港和台湾一样已经是个宪政民主国家,只要在香港复制太阳花学运的模式,就能逼港府给民主,但是他们不知道香港的军权是在北京身上,不像台湾的军权是在自己身上。所以香港的民主运动最后走向失败几乎是必然的事情

说句不好听的 之前看一堆香港人在谈香港怎么抵抗中国因素入侵香港,我就觉得挺搞笑,你在台湾谈如何抵抗中国因素入侵台湾还有作用,你在这个有且只有中国解放军驻军的香港谈抵抗中国因素入侵,与在北京上海谈抵抗中国因素有啥区别?

作者 于 2021年11月9日 编辑

没那么复杂,2020要是是朱立伦当选台湾总统,现在你港或许还能闹,国安法也不会有,李铭柱黄之峰是肯定不会关进去。

当然我知道港人和键盘侠们肯定不会愿意承认这个。

@消极 #174540那我就马后炮一下,要是2020是国民党建制派当选台湾总统,你觉得还会有国安法吗?

@公孙策2 #174570 从香港人开始学太阳花学运那样攻入立法会开始就注定了国民党2020派谁都选不上。

香港人最大的错误就是天天泡网上接收台湾民进党的资讯,听多了还真的以为香港和台湾一样都是个事实独立的国家了,嘴上说“今日香港,明日台湾”,心里实际上想的是“今日台湾,今日香港”,完全不考虑到香港是有且只有解放军驻扎的,台湾的那套争取民主的办法是建立在台湾与中国大陆在政治和军事上事实分割的前提之下才能促成。完全不看香港的军权在北京的这个实际情况,直接把台湾那套民运的模式照搬过来,结果导致了今天国安法和中共对香港泛民派的大清洗。就像是早期中共王明的全盘学习苏联的路线,被毛泽东称为“教条主义”“本本主义”的做法一样,被实践证明对于中共来说是失败的。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公孙策2 #174571 @dellalove #174573

香港被镇压是因为香港造反派被台湾民进党带歪了?香港问题的核心始终在中南海,不在中环,不在台北,更不在华盛顿和伦敦。

香港是一个独立的司法辖区和海关辖区。香港高等法院是香港的终审法院,香港基本法相当于香港的“宪法”,特别地,香港基本法约定的内容,其实已经限制了香港的立法会和特首的产生过程,是人大部分“钦定”的,部分“恩准”的。那么真正的,让香港之所以为香港的,并不是什么双普选,而是香港的司法独立权。中共修改了这个玩意,实质废除了香港的独立司法权,香港也就正式灭亡了。只要北京拍板说“香港这玩意什么狗东西白眼狼,天天给老子出丑出洋相,把他们当新疆碾平了”,香港就瞬间死亡。怪香港闹事者毁了香港,相当于蹲中共新疆再教育营的维吾尔族人,抱怨说都是世维会东突恐怖分子害得我们被关在这里出不去一样荒唐。

至于台湾的问题,蔡英文白蹭了香港事件的热度,沉重打击了国民党的声望。但是如果2019年香港无事发生,2020年的选举仍然可能是蔡胜,但是票差会小一些。不要直接拿2018选举套2020.

@消极 #174588 我不是说香港人不应该争取民主,而是不应该盲目完全照搬台湾民进党的模式争民主,因为香港和台湾的情况实际上还是有很大差异,台湾能最终实现民主转型,与他政治经济军事上是美国盟友还有与中国大陆无论是地理上还是政治上都是分离状态有很大的关系,所以台湾那套争取民主的模式仅仅适用于台湾,在香港这种因为没有自己的主权和军权,政治和军事上已经被迫和美国站在对立面的地方,而且与中国大陆之间没有啥天险隔开的地方试图模仿台湾民进党的模式向港府和中共争民主的下场一定不会成功,而且会是很悲惨的。 所以香港人究竟为何要用这种手段来试图完成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作者 于 2021年11月10日 编辑

@消极 #174588 你忽略了一个事实。

如果2020是朱立伦当选总统,一国两制的戏码就很有可能要继续唱下去,再不满为了继续台湾这个大鱼也是有可能忍的。国安法这种宣判一国两制死刑的东西是不会出来的。

因为2020是蔡英文大胜,所以北京觉得没必要再演下去了,所以没了顾忌,请注意,所有明面上的强硬行动都在2020年1月11号以后。

@消极 #174588 香港只有在中台若即若离,既不过分亲热也不过分疏离的背景下最有统战价值,也最有议价能力。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dellalove #174614 台湾的民主化又不是太阳花学运,而是李登辉模式。这个模式显然要搬也是习近平才能搬,林郑都搬不动。(当然按赵紫阳说法,赵自己都搬不动,得邓小平这个级别才能搬。按照赵紫阳说法推论,习近平也搬不动。如果让我来评论,邓小平也搬不动,李先念和陈云又不是吃干饭的,还有一堆老人家虎视眈眈呢,邓小平敢民主化?)

@公孙策2 #174655 你说的很对,但是朱立伦对蔡英文有没有希望还是个问题呢,就算香港人在修例风波中隐忍不发,不代表朱立伦就能赢啊。2018年的民意可不能直接代入2020大选。

@消极 #174656 在绿营支持者看来,太阳花学运也算是一次在台湾政治上彻底摆脱“中国因素”的一个标志性运动,也算是一次深化的“民主化运动”,所以在2014年以后香港人也觉得太阳花学运这样的抗争方式对促进香港民主有示范作用,试图输出类似革命给香港,但是香港的泛民派本土派都忽视了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香港和台湾的情况有很大差异,台湾无论在政治军事还是地理上都孤悬海外,而且属于美国盟友阵营,拥有很大的自主权,而香港从来就没有自己的军队,政治上还是隶属于中国大陆,与美国阵营是敌对关系,地理上与中国大陆仅有一条小小深圳河之隔,中间没有任何类似三八线那么宽的那样人为划分的缓冲区,部分地区甚至与中国大陆仅有陆地接壤。香港人使用类似台湾那样的抗争手法用来对付港府无异于以卵击石。最后的结果是只有民进党是赢家,香港人变成了最大的输家。一国两制和香港泛民派受到毁灭性打击,大量对中国大陆不满的港人现在只有窝在家里天天听玻璃心发泄闷气。

@公孙策2 #174655 你说错了,根据维基百科“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条目,2019年10月31日,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闭幕,会议公报提出“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14]。 这个是明面上的强硬行动的开始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在绿营支持者看来,太阳花学运也算是一次在台湾政治上彻底摆脱“中国因素”的一个标志性运动,也算是一次深化的‘民主化运动’”

那这个叫“二次民主化”了,台湾已经有普选和政党轮替了。香港的问题是“一次民主化”还没有,还处于清末咨议局的状态,香港还在0.5民主化状态中(当然现在退到了0)。所以我是真看不明白香港民主运动和太阳花是什么关系。

@消极 #174664 香港人的问题就是在这 一次民主化都没有就开始照搬二次民主化的模式争民主 还真以为香港已经独立了和中国中共一点关系都没有 香港2019年的事情明显就是受到了台湾民进党的鼓舞和影响才爆发的。2019年7月1日冲入立法会,当时的抗议人士都说这个就是香港的太阳花学运。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