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雅创作】提问的方式——连这也不可以吗?

哎,抱歉,抱歉。真的不是想要大师炫技,真的只是因为不理解而问了个问题。这是人类天生以来的好奇心,不是嘛?可是你们连通融一下都不允许自己。多么严厉的制度阿!

是的,很多尘封的历史我并不了解。互联网如山如海的岁月蹉跎实在不是浪迹各方的游士能够理解的。藏匿于信息堆中的文化破片,难道不是在闲余时间用于让人探索的吗?可是,就因为缺了那一点“非必要”的知识,我的未来就在两道之间被那因无知而生的推力轰上了死亡的宽路,让我在品葱的一生点上了一个不可洗净的污点

在CLTV,在膜乎,在迷雾通,在——请允许我做一个无法被验证的论断——除了品葱之外的几乎所有论坛上,那由好奇而发的问题都不会造成任何非凡的涟漪。有理的提问,也提前搜索过相关知识,并非“赶紧喂到我嘴里!”的问法,都是制造这几乎不会惹怒任何人的发问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可就是这样一个短小的、几乎柔弱、谦逊到可怜的询问,让工厂中的长年神经紧绷的监工猛然警醒,顺着他们暴怒带来的不耐烦,对我扇出了无比有理的巴掌。所以我死了——在品葱,至少是这样的。只庆幸他们心底还有一丝怜悯心和追求公正的意愿,并顺着那个意愿,动了几个指头,复活了我。于是我就回到了品葱。

只是,有些东西变了。变的不是习惯法,变的不是网址,变的也不是人;变的只是我头上名为“观察”的红色印章,以及“危险人物”这个隐形清单上的名列的长度。别说我没事,别说我像你,因为那已不再是事实。我已经成了“二级会员”,或者,用更贴切地来说,“二级用户”了。

用户,多么机械的词汇啊!可是,冷冰冰的处罚,不就是机械应得的最合理的下场吗?在这一点上,我倒是要夸品葱站长聪明。“用户”这个词真的太贴切了。

思想到最后,“没事”,我告诉自己。海阔天空的互联网任鸟翱翔。我从未进入过品葱的核心权力圈,也从未与管理员们真正打过交道——与“搏击俱乐部”中那种智商极高、语言能力出众、发泄情绪都能发泄得有堪比埃伦·坡诗歌的艺术感的几人唱歌剧般聊天,那种交道。所以,还能怎么样呢?这不过是一生中必得的一小次碰壁而已;放宽心,我下次还会碰到的。

所以,继续说吧,唱吧,跳吧,因为我无法试图改变无耳也不能听的人。我会继续分享,继续创造;只有一点我会改变——我会如鹰般警醒,如蛇般灵巧,如长者般了解那地的过去,因为知道历史,我就有免于重复它的机会。

至于提问呢?那种方式我是不会变的。谁会为了一次小小的不满而改变已经成功无数次的行事方式呢?但是,我完全理解品葱的管理员在这种高智商、高压力、高防卫成本的环境下本就难以保持精神正常的情况,也彻底明白他们为防止共产党网警以及其它政府支持的外部势力侵犯品葱而作出的努力。至此,请允许我再郑重地讲一次——对因我而伤了心的各位管理员,各位上司,各位领导人们——抱歉,抱歉。

献给 @XComhghall

灵感来源:

嗚嗚嗚嗚嗚,2047 你害人不淺

赞同 5
334 次浏览
4 个评论

谢谢谢谢!也很高兴再见到您。

第 64 篇文章?真荣幸。

作者 于 7月25日 编辑
习羊羊与灰战狼 稍有常识的懒羊羊

@XComhghall #191268

不谢!这些故事不过是我闲余时灵感大发用来练笔的。

以及第64篇?这个发现不错啊,我都没注意到。

我觉得很无语。

欢迎您的归来。

我知道2047的用户规模还很小,也许气氛上不如其他站活跃。但众人拾柴火焰高,加上我们坚持理性发言的原则,这里会越来越好的!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欢迎回岿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