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自家人脱罪,民进党趁疫打劫

民进党趁著防疫之乱,大搞政治算计谋私利。当疫情持续走高之际,民进党立院党团挟多数优势,强行通过《会计法》修正案,完成国务机要费除罪化。民进党前科累累,宁可吃相难看,强行通过毫无急迫性而且量身订做的法案,丝毫不顾人民感受与社会观感。

用政治手段霸凌法律,对民进党而言,已是家常便饭。前总统陈水扁保外就医所涉的司法案件,全部停审。扁不甩狱方禁令,四处趴趴走,变相主持广播节目,脸书大放厥词,大开记者会批判审理中的国务机要费案,践踏司法威信,蔡政府竟然默许且视而不见。

黄河远上白云间:「历史共业」一笔勾销?

而今民进党趁疫打劫,强行通过《会计法》三读。根据该法第99条之1条文规定,“民国95年12月31日以前各机关支用之特别费,其报支、经办、核销、支用及其他相关人员之财务责任均视为解除,不追究其行政及民事责任﹔如涉刑事责任者,不罚。”此次三读条文则将“国务机要计画费用”也纳入除罪化范畴。

陈水扁对此发表声明指出,国务机要费除罪“等了16年”。民进党团总召柯建铭说,应走出“逢扁必反”的时代。曾发起反贪倒扁运动的总指挥施明德,则是无言以对;副总指挥简锡堦怒轰“贻笑国际”。阁揆苏贞昌曾说的“历史共业”,值此疫情炽烈的当下,未经程序正义的闯关,难道真能就此一笔勾销?

修法通过后的法律责任范围,依然众说纷纭。大多数人认为该法为陈水扁、吴淑珍等人脱罪,民进党立委刘世芳则说,修法主要是针对总统府前副秘书长马永成、前总统办公室主任林德训、总统府前出纳陈镇慧等人。奇了,不管是陈水扁夫妇或其昔日幕僚,这些人不都是民进党自己人吗?再说,民进党及其民代们怎麽不是在通过前跟人民沟通,而是通过后再来说明和澄清。都还没有釐清法律的适用范围,就稀哩呼噜通过,然后再来解释,请问这种方式符合民主制度和程序正义吗?

民进党挟优势通过的争议法案,强渡关山的法令不胜枚举。为国民党修《不当党产条例》,为选举修“国安五法”,为新竹市长林智坚修《地方制度法》,为陈水扁及其旧属修《会计法》,法律显然不过是民进党的操弄工具,立法院只是行政院的立法局,活生生的民进党附随组织。有多少毫无急迫性而且量身订做的修法,已然趁乱偷渡——这些政治权谋的凿痕,难道不会太过明显?

一片孤城万仞山:党国专横肆无忌惮

民进党挟著四大公投(反莱猪、珍爱藻礁、重启核四、公投绑大选)完封的馀威,去年底就试图快马加鞭推动大新竹合併,为林智坚量身修订《地方制度法》,相隔不久,柯建铭又偷渡中央政府总预算案径付二读,剥夺立委看紧人民荷包的预算审查权,践踏国会殿堂与宪政体制。由于程序不正当后而退回重审,但民进党已留下专横霸道的不良纪录。

防疫大事生死攸关,民进党趁著疫情抢滩或打劫,一再拨打政治算盘,从高登小吃店、福又达唾液快筛、国务机要费除罪化,其冷血自私,令人瞠目结舌。当被问及快筛试剂难抢、是否考虑也去排队购买时,卫福部长陈时中竟说:“我有快筛试剂,干嘛排队?”而绿营侧翼则是极尽嘲讽宫庙前的排队人群是“快筛乞丐”,并对艺人郭彦均“很多孩子走了”的贴文加码出征,搞到苏揆正规军出面迎战。

疫情宛如照妖镜,卫福部选定的快筛试剂供应商大有蹊跷。拿下16.5亿元试剂大单的高登公司,其前身是仅有200万元资本额的小吃店,且近年弊案缠身、登记店址人去楼空。当负责人出面说明,反而证实了是一家借尸还魂的空壳公司,却因身为“绿友友”(绿营友好企业)得以蒙混过关,背后显然充满了猫腻。

政府藉疫情谋私利,紧急核准首款唾液快筛试剂进口,火速获批的“福又达”高层,也有高端疫苗的大股东在其间“两栖”著。后经揭露,去年6至12月间,有40次来自八个国家的唾液快筛专案进口案,但都被卫福部以“资料不齐全”驳回,仅福又达公司在两周内火速通关,质疑独厚高端董事长陈灿坚。难道又是“以疫谋财,霸凌全民”之举?

羌笛何须怨杨柳:何须在乎社会观感?

从疫苗、快筛到口服药,缺货紧张尚未解除,民进党趁著防疫之乱,独厚大发国难财的厂商,疑似高端内线炒股案、福又达快筛试剂、高登小吃店等,都不见检调或监委介入。在民进党政府毫不避讳的政商体制与政治防疫操作下,民众还要承受多少无妄之灾?

这次,为陈水扁及其旧属修《会计法》,强行为国务机要费除罪化,加上斑斑劣迹在前,只是再一次证明民进党趁疫打劫、以疫谋私的行径与心态,法律只不过是他们的操弄工具,一副“咱们人多势众,你奈我何”的心态,毫不遮掩。面对如此这般吃相难看、专挑疫情期间大搞政治丑态的帮众,请问台湾人民还能沉默忍受多久呢?

赞同 0
173 次浏览
1 个评论
刺刺 台灣人,主修會計,法學只是下班後的興趣。

差不多,畢竟政黨如同黑道,如果你的「堂主」需要下台負責,代表你這個幫派力量不夠,「罩」不住自己人,那麼怎麼又會有小弟死忠得追隨你這個幫派呢?

對黑道來說,得他人嘴砲兩句跟非議就改變自己的決定,那不是負責,那個是示弱的表現,那叫做畏畏縮縮。

德高望重就是大家都聽你的,其他人有意見你考慮著聽,但還是要聽你的。

黑道大佬的力量表現就是喬事情,喬事情的能力是改變他人意見的能力,只要某某人出面,有罪變成無罪,某某人出面就能違法變成不違法,開個會議就不合法營運變成就地合法,政策一出公營事業就要民營化,抗議也沒用,也不知道營利事業跟「保證安全」有什麼邏輯關係,猶如黑幫大佬的官員一聲令下,店家或公司就會被國稅局稽查,被環保局開罰。

什麼?你跟我說政黨不是只像黑道,而是裡面真的一大堆黑道?

哦,那不是巧合

反正國民兩黨一堆黑道(比如國民黨前高雄市長韓國瑜跟民進黨台南市長黃偉哲就妥妥黑道背景),共產黨本身更是黑道(你看對岸一群智障官員跟智障政策就知道了)。

然後你看舔共統促黨的白狼張安樂也是黑道啊,就真的是物以類聚有沒有。

至於台灣民眾忍多久啊,我看最多反映在地方選舉上,民進黨下一任總統應該還是很穩的,國會席次應該沒法過半,但大概還是絕對優勢吧

作者 于 6月2日 编辑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