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之环境污染篇,花了一个星期,整理了超过100份刑事判决书,

分享原创

这个是我频道的视频(20210225)的文稿。全文如下。

我研究了一百多份关于污染环境的刑事判决书。在这集节目中讲一些其中的典型案例。先讲案例,最后再总结。

我不讲环境污染的现象及其危害,这个大家都知道,而是通过判决书讲是who and how, 是谁在污染环境,那些人是如何污染环境的。

先说明一下,在本节目中,垃圾,污染物,废物等,是同义词,可以相互替代,都指能污染环境的东西。

不同的人对垃圾的理解不一样的。没有接触过工厂产生的垃圾的人,可能以为垃圾就是家庭生活垃圾,最坏不过干电池,塑料包装袋。判决书中绝大多数都是因为处理工业垃圾不当。

2017年,河北有人给一开农场的打电话,问能不能找个地方卸点垃圾。开农场的说我那里正缺垃圾。之后,有人用罐车拉一车废酸去,倒进农场的沟渠了。废酸,是废水里含有硫酸。

这些司机运货,要趁运输管理部门,环保部门休息的时候,大都在晚上或者周末偷偷运输垃圾。

2018年,还是河北,一个做瓷砖的接到个电话,说有点废料,可以送给他做瓷砖。车拉过来一看,是黄色的,气味还很浓。不要,让司机拉走。司机就把废料拉回自己家,倒在附近的沟里。被环保局查了,才知道黄色的废料是硫磺泥。

2018年河北。有几个人合伙生产氟利昂F11。这个产品是制冷用的,国家已经禁止生产了。正因为这样,生产的厂家少,竞争小,成本低,价格便宜,肯定畅销。地上挖个坑,生产的废水直接排放到坑里,废水可以渗透下去。计划到最后用土把坑一填。他们认为就算被环保部门抓到,也只是行政处罚,结果被判刑了。我这个节目不关注判刑判几年,怎么判的。如果有兴趣的,可以自己去查。

2020年,辽宁判了一个案子。一个印刷厂直接把含有油墨的废水倒进下水道。

污染环境,还是为了省钱,而黄金天生就是钱。2019年河北有几个人找到一个可能是废弃的金矿,在矿洞里提炼黄金。在金矿里,用混合了火碱、提金剂的水,冲刷矿洞,然后把水回收,用黄金炭吸附。不断循环这个过程,就能提炼出金子。两天提炼了两百克。

2020年,云南一个养猪场被查了,被查的导火索有点倒霉,但被查绝对不无辜。这个养猪场建在自来水厂某个水源地周围5km内。一天,自来水厂发现水质明显下降,怀疑是水源地污染,然后去水源地检查,发现水源地附近,有大量腐烂的蔬菜。上报之后,公安环保水务等多部门联合排查,发现附近还有一个养了2000头猪的养猪场,而养猪场没有建配套的污染治理设施。那些腐烂的蔬菜与养猪场无关。

很多人都知道,乱扔废旧电池会污染环境。

2019年,河北判了个案子。有几个人回收废旧电瓶,用机械工具拆开电瓶,拿出里面的铅版,提炼成整块的铅锭来卖钱。根据我看判决书的经验,这种回收废旧电瓶,提炼铅锭的生产模式是相对比较多的小作坊案例。

整个过程会产生三种污染,第一种是拆旧电瓶时,里面如果有硫酸,一般直接倒在地上,这个会污染环境。提炼铅锭的过程,会产生废水,也产生粉尘污染大气。河北这个案子判的时候,有个辩护人狡辩,他说如果污染大气,每个乡镇都有检测空气的仪器,为什么没检测到。

这个案子,拆电瓶还有工具。2020年湖南判的一个案子,工人们拆电瓶,老板一人发一副手套,一把劈柴的刀,工人们用刀把电瓶剁开。

2019年,河北判的一个案子是熬肥皂油的,这种油可以做肥皂。这也是一类常见的污染环境的小作坊。

熬油过程简单讲一下,一个炉子,上面一个大铁罐,铁罐里面加水,然后把动物的毛皮放进去,再加硫酸。铁罐下面烧火加热。一个晚上,七八个小时,就差不多出油了。油浮在水面上,下面是废水。除了废水污染环境,熬油过程中,也会有空气污染。

司机为了躲避检查,等晚上或者周末运输垃圾。有些重污染的工厂为了躲避环保检查,会晚上开工白天休息。遇到环保部门严打时期,干脆直接放假一段时间,

2020年,广东判了个案子,有个老板有20多个车间,其中十几个是车间租给别人搞电镀,电镀是高污染的行业。为了躲避环保部门检查,都是晚上开工,甚至凌晨开工,早上6点收工。环保部门白天来检查,老板直接把电镀车间门锁上,说是宿舍,让他们到其他车间随便看看。

不光重污染的工厂要晚上开工,在山沟里的露天工地,也是晚上开工。2020年,河北一个案子。有几个人合伙,在一个山沟里用工业废料提炼油漆稀释剂。他们说白天烧煤提炼,会冒烟。万一附近的老百姓发现,怕向环保局举报。

环保局也不是个个都是包青天。

2017年河南,有几个人开了个公司,专门回收电子元器件,然后粉碎,焚烧提炼金属铝。这个过程会产生大量刺激性气味的废气和重金属超标的废水,都是直接排。2017年这个公司就被查封了。那几个人也被判了缓刑。不知道怎么操作的,主管那片区域的环保局长变成了那家公司的老板,公司2017年被查封的,2018年又开工了,也没人管。等到2019年,被上级环保局给查到,才彻底关门。

废酸、废油都是常见污染物。

回收装了各种油,包括润滑油,食用油等油的包装桶,清洗,然后再卖出去,也算比较常见的污染环境的小作坊。2019年江苏判了个案子。两口子用洗洁精来清洗废油桶,然后把废水排倒外面的小沟里。

2018年广西某个沥青提炼厂,有10来吨废机油,废黄油。老板在网上找个货车司机拉到某个废品收购站。废品收购站当然不收。老板就跟司机说,多给你点钱,你拉到乡下自己倒掉然后焚烧。第一次没被抓到,过几天,那司机开货车又去那里倒,然后焚烧,结果被抓到了。

2018年湖南几个工人拆卸废炼油厂的设备,老板交代油管中的废油就倒在地上,造成一个乡镇自来水中断将近一个月。

2019年河北一个案子,几个人把植物油加工厂的2车多废水倒进山沟,最后流到了当地居民吃水的井里。为什么是两车多废水?因为在半夜倒第三车废水的时候,被村民给当场抓住了。

废酸,除了废旧电瓶这个来源。酸洗东西的小作坊,也是常见的来源。2018年,河北一个酸洗玻璃的小厂房,也是直接把洗过玻璃的废水排放倒土坑里。

这里讲一下什么叫酸洗玻璃。第一步把玻璃泡在有硫酸的池子里,泡个两三分钟把油去掉。把玻璃捞起来,第二步是给玻璃上色,把玻璃泡进一个含有氟化氢铵和淀粉的池子里。泡个两分钟。捞起来,过两次清水,然后用高压水枪清洗一下。

酸洗钢材也是类似的。2019年江苏判的一个案子。老板先用硫酸洗钢材除锈,然后把废酸水排到一个池子里。池子里加入碱,酸碱中和一下。产生了很多沉淀物,也就是污泥,填埋到一个坑里。环保局的去那个加工厂,发现一片草地上,有一个地方不长草,而周围都长草。看起来是正常的泥土,往下一挖,发现下面是黑色的淤泥。这个老板解释,去其他厂家考察过,差不多都是这么干的。

如果江苏这个老板看过2018山东某老板的做法,可能就不会那么容易被发现。山东那个老板是搞扇贝育苗的。冬天池塘要加热,烧的是醇基燃油,烧起来气味很大,估计买的便宜货。一天,往油罐里装醇基燃油的时候,输油管破了,油漏出来了,地上的沙土都被污染了。油污渗透到附近的养鱼池,把别人的鱼毒死了。那人去环保局举报的时候,那个老板为了毁灭证据,请挖掘机把污染的沙土挖走,运到垃圾堆去,然后运来干净的沙土把坑填上,还把原来漏油的地方用水泥硬化。环保局来人,用挖掘机才能挖开。

公司生产过程产生的污染物,应该交给有处理污染物资质的公司。这个相关的法律法规都有规定。问题是污染物交给正规公司处理,成本就高了。面对市场竞争,压力就大了。这是个囚徒困境的问题,如果所有的公司都把污染物交给正规公司处理,就没问题。如果一些公司不把污染物按正规途径处理,他们生产的产品物美价廉,那么遵守法律的公司产品成本高,只有倒闭了。

有几个曾经想过正规处理的。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了环境保护。广东一个五金工厂的废酸,本来是交给正规公司处理的。因为疫情,公司为了省钱,就让个体户私下处理,找了个废弃的工厂附近倒掉。倒第二车的时候,被埋伏在那里的警察抓到了。

2019年,江苏判了个案子。有个公司生产的电镀污泥,5年来,不交给正规公司处理,交给几个人用卡车运出公司,找个地方就倒掉了。其中2013年到2014年,把1000吨电镀污泥倒在一个垃圾填埋场。垃圾填埋场现在变成了某生态农业公司。被抓后,那个电镀污泥的老板解释,他说公司生产的污泥太多了,正规的垃圾处理公司根本处理不过来。

2019年,江苏判个案子,有家化工企业的车间生产的废酸,连当地正规的污水处理公司也处理不了。化工企业老板想个办法,用罐车通过一个暗管倒进海里,结果被当场抓到。暗管,就是施工设计图上没有的管线。老板私下找施工队拉的管线。

把废酸排到海里,让大海来净化,可能他们认为是免费办法中最环保的了。最偷懒的是排在马路上。

2018年河北有个案子。有人凌晨开着拉废硫酸的的罐车,把阀门打开,一边开车,一边排放,就排放在马路上。

英雄所见略同。2019年江苏,也有人用罐车拉着酸洗钢材后废水,晚上走在农村的马路上,一边走一边排放。把路边的树都弄死了。

废水除了挖坑装起来,排到海里,倒在马路上,还可以用罐车拉到山沟里。2020年山西一个案子,有个小作坊生产的废水,一段时间,经常半夜拉到山沟里去。有个农民发现自己田里的水发臭,顺着水,找污染源,发现是山沟里来的。他晚上就守在山沟边上,凌晨1点半,来了一辆罐车,被他当场抓住。罐车司机赶紧打电话找人,商量赔多少钱。最后说好了赔多少钱,结果又反悔不赔。受害人就向环保局举报了。

讲两个乱扔垃圾对农作物的伤害。

2020年,湖南判了个案子。有人把100吨冶炼矿渣露天放到采石场。流过那些矿渣的水,流到农民的田里。几百亩地的禾苗,先变黄,后枯萎了。连草都黄了。

2016年,河北有人在一个马场挖了5个坑,用来放1500吨废酸。把附近的小麦和玉米给熏死了。

2020年江西判了一个案子。一个生产农药的公司,从2007年起,产生的一千多吨的污泥直接埋到当地的山上。

荒郊野外的话,一般先用挖掘机先挖个坑,把污泥倒进去,然后再用干净的土,盖在最上面,又快又便宜。

有人嫌挖坑还是麻烦。

2020年,山东判了个案子。某公司生产的废硫酸,3000多吨,用罐车,全倒进了废弃的矿井里。

2020年安徽判了个案子,有几个人合伙在安徽承包了一个废弃的矿坑。然后往里面倒尾砂。他们倒完尾砂后,其中有个股东私下接了个倒垃圾的业务。让人倒了200吨比如废塑料、服装行业边角料等垃圾。

2020年广东有个案子。几个村干部承包一个废弃的砖窑,开展收垃圾的业务。垃圾主要有塑料烂布等生活垃圾和泡沫煤渣铝灰等工业垃圾。一共4万多立方。造成的环境损失一千多万。

除了自己挖坑和和找废弃的坑,还可以找一片地势低的地方用垃圾填高。

2020年,上海判了一个2016年渣土回填的案子。有人找到一片低洼的农田,给了一点钱,然后填垃圾。判决书里说,城管多次现场执法,竟然都处理不了。没有王法了,连城管都不怕。

2020年广东判了一个案子。一个村长带着几名村民,算是几个股东。找到村里地势低洼的农田,出点钱补贴那些农民,说把那些地填高一点,实际上是堆垃圾。堆了多少垃圾?根据评估,有17万立方米。造成损失3千万人民币。而那些股东自称只分了几万块钱。

污染物有人挖个坑埋起来,有人倒进废弃的矿井里,排到海里,肯定有观众想到了,为什么不倒进河里?

2017年,江苏的一个案子。一个小作坊提炼铝锭,产生的铝灰,租一个船,等天黑了,倒进河里。结果还是被抓到了。

2018年,安徽有几个人,接了一笔处理污染物的业务。他们不想直接找个荒废的地方把垃圾倒了。他们先找一个回收垃圾的正规公司,把垃圾运到垃圾回收公司,拍照,做出垃圾已经合法处理的假象。然后把垃圾运出来,找个废弃的养猪场处理。

本地环保查得严,有的公司,把污染物运送去外地。

2017年,广东一个案子,有人把20吨的工业废油从广州拉到北面的韶关某县,找个没人的地方就倒了。

2020年,湖南判一个案子,两个江苏公司上百吨的污染物,运到了湖南,堆在一个山坡上。

2020年,江西判了一个案子。几个人在江西挖一个大坑,然后半夜从江苏拉了十六车废水倒进坑里。

偷运垃圾乱倒,除了被环保部分查到会判刑,还有其他的危险。

2019年江苏判一件污染环境罪的同时,还判了几个人敲诈勒索罪。有几个人用船和车,把江苏常州的600吨工业污泥,运到了镇江某人承包的土地上。结果被承包田的人查出来的是谁指挥车辆倒的。为了抓到他的上线,来了个诱捕。两个人都抓到后,先被暴打了一顿,然后被敲诈了一笔。不知道那笔钱如果用在合法处理污泥上够不够。

业主私下找人处理垃圾,除了被环保局抓到被判刑,还有可能几年后垃圾物归原主。

2020年,江苏判了个案子。事情还得从10年前说起。2010年,有个人找到某环保局的工作人员,自称能处理危险废物。那个工作人员就联系某化工厂,找了个业务,自己中间赚点差价。合作到2013年就结束了。到2018年,环保局的那个工作人员,突然接到那个自称能处理危险废物的电话,说2013年拉的最后一批危险废物,原来是偷偷埋起来的,现在被发现了。要给化工厂送回来。

这个可以从侧面印证2018年环保查得严了。

化工厂这边说,危险废物处理费也早就付过了,帐都做平了,送回来我们没办法处理,不收。那个人说我不管,把危险废物直接用大货车拉到化工厂附近,形成双方对峙的局面,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最后环保局的那人中间协调,化工厂再稍微出些钱,继续让他私下把废物处理了。后来把危险废物卸货卸在了某养猪场。

污水处理公司是专业收集污水来处理的,如果他们想节约成本,怎么办?

2020年,浙江判了一个污水处理厂污染环境的案子。那个污水处理厂,污水处理后流过排水沟,会有个自动的监测设备检测水质是否达标。那个污水处理厂老板特别聪明,让施工队,偷偷拉一根自来水管到排水沟。是暗管,然后让值班员盯着电脑屏幕,如果水质快不达标了,就打开自来水的水龙头,稀释一下,就达标了。自来水管,是新拉的。老办法是,一根水泥的暗管,直接排到海里。

同样是污水处理公司,2020年湖南判了一个案子。一个污水处理公司的一辆装满污水的车子,在公路上看见一个下水道的口是开的,直接就把污水排放倒下水道。结果当场被抓了。

天津一家污水处理公司,没有建设配套的环境保护设施,也没有通过环评,就投入运营。结果2016年和2017年,因为下雨,发生了两次污水池泄漏事故。

废物,也有人想着变废为宝。2019年,河北有人想用废硫酸和废黄油加工生产出黄油。案发现场,有个技术人员用视频连线指导他们操作,把废黄油和废硫酸倒进一个反应池混合的时候,产生了大量的刺激性气体。附近的村民找上门去了。他们只好把反应池盖上,盖上的时候起火了,人全都跑了。

还有一桩案子也是起火了。2019年江苏某地,有个公司是在长江边拆废船的,拆废船过程中,会有很多油污,为了阻止下雨时油污流入长江,就用沙土拦着吸收油污。含油的泥沙怎么处理呢?如果走正规流程,4000块一顿,一车5吨的话,2万块一车。让人运走,找个地方埋起来,只需要1000块一车。埋起来以为没事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埋了含油泥沙的地方突然起火,结果就被发现了。

同样是拆设备。2018年,河南某安装公司到湖南来拆一套设备,先把阀门打开,罐子里面的黑色液体全流出来了,流到洞庭湖了。流到洞庭湖的总量已经不可统计,只知道其中两个大罐子里就放了500多个立方米的黑色液体。

起火算小的事故。2020年广西一个地方埋了某新能源公司的将近10吨废旧电池,最后一次埋电池后,当天晚上电池爆炸了。为什么是最后一次,因为爆炸后,人就被抓了。

正因为污染环境有这样的危险。环保局等部门发现环境污染的情况后,首先会有个紧急处理,比如让专业的公司紧急转移污染物等,防止事故扩大。之后再处理被污染的地方和污染物本身。

这笔费用,有的情况是财政拨款,有的就是谁污染,谁出钱。

费用比较多的是2019年江苏南京的一起案子。有个老板2005年起,租了某码头附近的一处江滩,一共堆了几十亩地的废钢渣。这个老板还以那个地址注册了一个公司,估计赚了不少钱。

刑事判决书判那个老板赔污染处理费4千多万,一个现场负责人,自称打工的,赔一千多万。

其实法院已经减少很多费用了。起诉方指控的有些要报销的费用,连法院都看不下去。

举一些例子吧。应急处理的工程监理费用43万,两份工程监理费用的合同分别是9月和10月。

法院一查,应急处理的时间是6月份,时间对不上。

有一笔环境治理补助费,补偿给某社区。法院看不出来,为什么要补助他们。

另一个社区,要几十万环境治理补偿费,补偿的时间是5月份,而那时候应急处理都没开始。另外要报销400万其他费用,包括劳务费,应急物资费,电费,餐费,租车费等。

法院查了一下发票,发票的时间大都不是在那个应急处理阶段内。并且那个社区和应急处理关系不大。

码头综合治理费用几十万,法院说码头治理和清理废钢渣是两个任务。

环境保护宣传费,十几万。法院也不支持。

当地污水厂上马一个钢渣处理项目,500多万。合同11月10日签订,买设备的合同是11月23日签的。法院说废钢渣12月份就开始运到某尾矿填埋了,你现在上这个项目,看不出必要性。

南京大学某司法鉴定所一口要吃掉900万,包括堆放场地调查费518万,废钢渣鉴定费240万,环境损害评估费80万和废钢渣综合治理咨询费65万。不知道这个南京大学的司法鉴定所,是个私企,还是个国企。

辩护人说,场地调查费518万元毫无必要,废钢渣鉴定费240万明显过高,与当事人自己委托的第三方只要38万元,价格相差200万。

最后法院砍价从900万砍成500万。

看到这些费用项目,特别好笑。想起了Mr. Bean憨豆先生的一个视频。憨豆去一家餐厅点餐,结果点了自己不喜欢吃的东西。他又不好意思剩在盘子里不动,这样会暗示对餐厅的厨艺不满。憨豆就挖空了心思把食物到处藏。藏在餐桌的花瓶里,藏在放盐的瓶子里,藏在面包里。一个服务员,端着盘子路过,不小心摔倒,碰到了憨豆的桌子。憨豆这下有了借口,你们的服务员太不小心了,把我的食物撒得到处都是:花瓶里,面包里,装盐的瓶子里等等。

总结一下,我在一百多份刑事判决书里看到的,污染环境的犯罪行为大体可以分为以下几种情况。

第一类是,几个人合伙,搞个小作坊,找个很偏僻的地方,比如废弃了的厂房,养鸡场,养猪场,树林里,山沟里等。他们仗着位置偏僻,环保检查不到。什么环保措施都没有,主要靠挖个大坑,来解决问题。一,可以装废水,二,固体废弃物往里扔,最后直接埋了。

第二类是,有个正规的厂房,可能会有环保局来检查。至少让环保局走马观花的时候,不能看出问题。

先讲废水怎么处理的。废水量少的话,用水桶倒进下水道。量大的话,有的暗管解决,不是内部核心成员,根本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水管。也还有找人半夜或者周末用车运走,运走之后有可能在马路上就排放了,也可能找个山沟倒了,也有可能倒进大海里了,也有可能用罐子装起来,找个废弃的厂房,也不倒掉,就摆在那里。可能是下一代的人更有智慧,交给他们解决,好事不要做尽。

固体废弃物,找个荒郊野外堆着,或者找个地方埋起来。垃圾埋起来也要注意,别起火了,也别爆炸了。

如果当地环保查得严,就找人把垃圾运到外地去,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

半夜把垃圾偷运出去,找个地方,神不知鬼不觉地倒掉。第一次一般不会被抓到。抓到的那些司机都是过了几天,又半夜出动,结果中了埋伏。可能是因为找一个能乱扔垃圾的地方很难,所以找到一个地方后,多扔几次。

违法处理污染物,不仅生产垃圾的业主可以节省成本,偷偷运输垃圾的中介和司机可以赚点费,接收垃圾的人,也可以赚点钱。

如果你问那些人,那些垃圾的危害,有些拉货的司机和有些把垃圾往自己家附近卸货的人可能不一定清楚,制造出那些垃圾的小作坊和公司老板,个个都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呢?他们不也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吗?

除了囚徒困境,还一种理论可以解释:污染中国来赚钱,赚钱后去西方。

如果现实生活中,观众看到我今天讲到的这些污染环境的行为,希望有百分之一的人给环保局打电话举报。举报不一定有用,但是万一有用呢?千万不要试图去敲诈污染环境的人,搞得不好,人就进去了。

我看过一些判决书是有人发现某工厂污染环境,试图敲诈一笔,结果被判刑。以后有机会,可能会讲到这类案子。

讲到最后,有两点需要说明一下,节目中这些案例都是随机选择的。我举的例子,比如,广西某新能源公司埋旧电池,结果爆炸了。并不是说,全中国只有广西那一个公司把旧电池埋起来,其他地方可能也有。

另外,我举的这些案例是否具有统计学上的代表性,很难说。一个原因是判决书只公开了一部分,本身就可能存在偏差。比如某省份基本不公开,或者某类型的判决书基本不公开,都会导致偏差。第二是,已公开的几千份污染环境罪判决书中,我精力有限,只随机研究了一百多份。样本量也不一定够。所以这集节目,不能得出结论,说我提到的那些省份污染就严重,而没有提到的省份的污染就不严重。

这两个问题在第三季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系列节目里,会一直存在。初步计划,是一个星期,更新一两集。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