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舜生 @李舜生
6

感觉这里比之前接触到的某站要纯净多了。至少发帖不会有虚拟经济(*币)上的要求。

我想找个刺猬猫的替代品,写充满不和谐内容同时不会吸引太多读者的(二次元)网络小说。

6

中共的洗脑工程的影响力不会随着它的倒台而突然失效,这一点我不反对。 但是呢,中共的维稳工程的作用会同时失效吗?更不用说实现后者所花费的经济成本之高。

一旦中共倒台,不仅军队不会哗变,中国人不会人吃人,而且还会因为擅长“搬石头砸自己脚”的中共的维稳工程的遗产的作用,中国会进入一个史无前例的没有共产党势力执政的和平时代。

5

某个人说,“习近平有三个”。一句简单的话,让中国天翻地覆。中国人最大的噩梦化一为三,三位深受其害的人被恐惧与绝望所淹没。而如今,这三个罪犯、三个笑客、三个丑角,将发起他们有史以来最宏大、最可怕的攻势。旧伤与新仇,在这里一并爆发,习近平的故事,有了病态的新色彩……

1974年的初春,习近平骑着他那辆崭新锃亮的自行车来到邮局,怀着忐忑的心情投下了入党通知书,因为其父习仲勋的问题,习近平入团申请与入党申请屡次被驳回,在这次的申请后,他终于获得了批准。

“玲玲,你快看!”习近平捧着入党批准通知后兴奋地跑到自己的女友住处,得意洋洋地告知他刚刚光荣入党的事迹。

“干嘛这么高兴啊?又不是成了毛主席的接班人,少在老娘面前聒噪。”玲玲冷淡地嘲讽习近平,为自己男友没出息的样子感到失望,她当初以为习近平的老子是个中央的大官,结果刚见了几面就失势了。

习近平望着玲玲的臭脸,不知道怎么应付她,只好垂头丧气地走到村口抽烟。

“哎,看来我还是要混出点地位才能看到玲玲的笑脸啊。我一定要让她看得起我,然后乖乖地舔我的阳物。”习近平下定决心,走到梁家河的某个小店铺,店里有几个人正在等着他。

“嘿,小习,你准备好了吧?”习近平的入党介绍人小李对他说。

“嗯,我一定要我的女友看得起我。”习近平说完就接下了梁家河大队党支部书记的任命书。

同年冬天,习近平带着小李去某个村民家处理家庭矛盾,两人处理好后,又商量着明天去召集村民修水坝。这些事情都很顺利地办成了。

“第一口池子是颇费功夫。一直到沼气池两边的水位在涨,但是就不见气出。哎,很奇怪,怎么回事?”习近平向身旁的小李问道。

“是那个导气管堵塞了。”小李带着诡异的笑回答他。

习近平捅开管子,溅得满脸喷粪,一个站不稳,就跌到了粪坑里。气泡呼呼往上冒,小李却像没看见似的马上就接起管子来,旁边的沼气灶上就冒出一尺高的火焰来……

“我看再憋一阵儿,那个池子要炸了。”小李的身后不远处,一个带着面罩的黑衣人向他搭话,同时掏出了一个能量匕首。“这个匕首的功能还不稳定,你确定要这么做?”

“喂喂喂,现在可是白天啊,你应该穿白衣服或者迷彩服啊。”小李向黑衣人回了个无关紧要的答案。同时捡起身旁的两根木棒把习近平给夹了上来。

黑衣人将能量匕首插入习近平的前额,按了匕首上的几个按钮后迅速拔出并离开了。到了一个僻静处,在念了几个咒语后,地面上出现了两个外貌与习近平相似的男人,叫醒他们后,黑衣人给他们下了一个命令:到延安和福建去,未来会有人把你们找去做中国的最高领导人的替身。那时你们就自由了。

这两个“习近平“听完命令后,迅速地分开离开了黑衣人,一路狂奔后,他们凭着嗅觉找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茅房,一头扎了进去。

当他们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这两个”习近平“摆着扑克脸,走入了人群之中……

5

我把三题作品拿给了大学社团的同学看,有的是已经初出茅庐的儿童文学作家,有的是新一代科幻作家,有的是同人文大手,并收集他们的意见。当然,我必须非常诚实而刻薄地说:我完全看不起他们中很多人的三观,品味和爱好(其实我也基本看不下去他们中不少人的作品)。但我也觉得,我自己作品目前存在的问题,并不需要什么品味或者水平很高的人才能看出来。

我把意见分为三个方面:

第一个意见是设定太密集,也就是不加解释的新名词出现的密度太高。他们作为此前没有接触的普通读者,第一感受是文段中新内容太多,无法很好的吸收理解,(这里涉及到两个问题,一个是如何节奏恰当地在文本中插入新事物;另一个是如何不让读者在必要接触大量新内容时不产生反感)

第二个意见是镜头的描写过于冗杂,这个我之前一直很担忧。

A举了一个的例子:我的描写更像是剧本,工作人员按照这个来布置场景的。这里涉及到一个问题:剧本中的场景是全然呈现在观众眼前的,这个比喻中存在一个映射:从剧本到小说,中间需要舍弃一部分描写。也就是说:当你作为作者,追求把你脑海中的场景投射到读者的脑海中时,你不能把读者当作布景的导演,你不可以写这么细致,这个中间得有一个删减,我其实感觉这样的说法很自相矛盾:因为在我看来戏剧的舞台布置是非常讲究的,凡是剧本上写到的一定也是很重要的,更别说具体落实到舞台上的颜色,服饰,纹理,形装,曲线,大小,都有着对应的设计者独特而具体的含义和暗示。。。剧本的描写本身就几乎已经是不能再继续删减的了。。。

他们一开始用:”电影感很强烈“来暗喻这个问题,这个喻体其实还挺复杂的。。。我感觉背后有几层意思。另一层意思是我对连续变化的镜头的处理问题,这个我还没想清楚,希望有人能更好地说明这个问题,我自己反正还是得想想。

第三个问题是他们觉得我的行文标点太紧凑了。。。句号不够多。这个问题很多人都提到了,但我现在发现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我真的不觉得这个地方应该打句号啊,好想发明一系列介于逗号和句号之间的标点符号,1/4句号、1/2句号,3/4句号。。。

第一个问题的改正其实很方便,我可以很好的调整新事物添加的密度。

第二个问题的改正分两个方面:第一是删减重复描写,在《爱利尔》001001和002001中都存在很多一眼就能看见的重复描写,很多时候我会比较随意的借用景物描写来引导镜头的迁移,但这种行为导致出现了很多紧紧相连的重复描写,我得谨慎地重新阅读我的行文来做调整。第二是删减不必要描写,比如对方提到:我会强调天空是蓝色,我会强调云朵稀疏而亮,但到底哪些是不必要的,我心里确实还没有一个底(我有时候只是忠实的复刻我脑海中的画面,提取其中最重要的要素,我也不知道我究竟遵从了怎样的一种法则,其中哪些是可以删减的。。。你不能像一个高中阅读题做题家一样,每次都能回答:”本文作者xxx在此处描写xxx的目的是什么?“,我会警惕地思考这个问题,这个时候我会很羡慕诗人,他们往往具有非常强大的精炼能力,我就是写不好诗才写小说的)。

总之,有了一些反省视角上的收获吧,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

5

mega

包含Excel、CSV、MySQL8.0/5.7 dump、SQLite、MongoDB dump文件,解压缩之后大小约为400M,包含了全部17517部作品的下载链接(磁力链、ed2k等)

需要注意的是,SQL如果无法导入,可能是版本问题,需要改Collation或用5.7的导出

4

感觉很眼熟,但又不是很了解。我印象中好像在老品葱见过他的一些精彩回答。

3

观陈士杰版宪法有感。

无需担心外行领导内行的问题,外行经过军事和指挥能力的培训自然而然地就能胜任自己的职务了。

2

国际起始者监督机构(简称IISO),这是一个负责管理【起始者】与【促进者】的国际组织。

(其余设定请看原著,此处不赘述了。)

诅咒之子,或者说起始者们,在这个世界就好像一种资源。至于所谓的IP排行,其实就是IISO对全世界民警的实力与战绩加以估算,从而制定出的等级排行,数字越小就越强,IP排行第一位和第二位的两组搭档甚至在过去分别消灭了两头阶段V的原肠生物。理论上,IP排行越高,民警自然能获得相应的虚拟军衔,同时获得更高的机密知情权。

李舜生的打算一直很明确,加入天童民间警备公司先拿到民警的身份,顺便看看这个世界的未来发展如何,毕竟自己穿越过来的方式很不一般,他结合已经入手的情报做出了一个猜测,自己世界里的中共政权的权贵们极有可能想要获取这个世界里的人力和资源,穿越系统很有可能是那些赵家人发明的。

目前,他就是准备收集足够的情报,等到自己强到能够击败阶段V的程度,完成了世界任务之后就做个优雅且专业的两面人。那样即使系统给他一个在异世界创建党支部的任务,自身的安全也能安然无恙。

这数天来,身为一个穿越者,他也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很多问题,诅咒之子们悲惨的遭遇,还有已经病态畸形的社会……

“说起来,李桑你的IP排行好像出乎预料的低啊。”天童木更忽然道。

明明平时相处的时候能感觉到他的力量和速度都是超过常人的,然而实战检测中却如此的不堪,果然是没有学过武术的原因么?

“不如这样,从今天开始就让莲太郎教你天童式战斗术吧!”天童木更擅自做了决定。

”如果可以的话,请允许我贪心一点,拔刀术和战斗术,我都想学。”李舜生摊开双手道。

于是,带延珠出去玩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李舜生头上。

……


其实我很想发到matters上,可惜注册账号要邮箱

2

https://tempestapp.io/announcements/69/

用途:只用来看海外的流媒体。

2

FireHOL 官方维护的防火墙过滤规则,能够屏蔽互联网上的所有涉及在线攻击、在线服务滥用、恶意软件、僵尸网络、命令和控制服务器以及其他网络犯罪活动的 IP

FSF官方维护的广告、隐私跟踪过滤规则,能够屏蔽互联网上的所有已知的广告/隐私跟踪服务器

2

拥有公权力的人的工资是怎么决定呢?看样子好像还是既当球员又当球队赞助人的模式。

政府等机构的公务员是否是匿名工作的呢?如果实名工作,还是无法避免官商勾结/社会黑等现象。商人和黑社会找不到要行贿/勾结的对象,就能一劳永逸地避免了。

最后一个也是最大的漏洞,当人民都明白了民主政府的公务员是公仆,还会有人去当仆人/佣人吗?如果愿意吃些亏当仆人的那种人掌握了公权力,心理上的落差肯定会导致心力憔悴最后心理变态。

1

不懂任何义务教育阶段以外的经济相关知识,但是精通翻墙和英语和编程(均为自学,没有考取任何证书)。

当然也从未接触过大陆的股票市场。但手头上有一点储蓄。

1

编程随想的隐私系列博文很有用,也介绍了一些被中共抓捕的人的经历(他称之为反面教材)。 但我觉得这些反面教材的经历比他那些教条式的隐私策略更加实际,能帮助人具体规避哪些行为和言论会导致自己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