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中国的皇汉 @反中国的皇汉
4

https://www.reddit.com/r/real_China_irl/comments/wialfa/%E4%B8%8D%E8%A6%81%E5%86%8D%E5%80%92%E5%9E%83%E5%9C%BE%E4%BA%86%E5%85%B3%E4%BA%8E%E4%B8%9C%E4%BA%9A%E4%BA%BA%E8%B5%B7%E6%BA%90%E9%97%AE%E9%A2%98/

首先我不是这个专业的毕业生,但是我有基本的科学素养和逻辑、阅读能力,其实这就够了。

如果有些人一定要扯分子人类学,可以直接搜索这个人和他的学生所做的研究,基本上来说你如果要引用关于中国(东亚包括藏、维,哈萨克等)的分子人类学资料,你就认准李辉就可以了:

https://life.fudan.edu.cn/66/37/c31285a353847/page.htm

具体文献请参考:

重建的Y染色体谱系树揭示藏缅语人群始祖群体在新石器时代的两次扩张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9923068/

Agriculture driving male expansion in Neolithic Time

https://doi.org/10.1007/s11427-016-5057-y

Inferring human history in East Asia from Y chromosomes

https://doi.org/10.1186/2041-2223-4-11

如果洋文不想读可以读中文

东亚人群的遗传历史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348340229_dongyarenqundeyichuanlishi

基因组学研究追溯人类迁移历史

下面说说常识部分

现代人类只有一个“种”,彼此之间没有生殖隔离。所有现代人类都是近几万年前(具体时间很难考证,不过至少是六万年前)的一次或者几次迁徙从非洲迁徙出来的。

分子人类学对基因的研究主要有两个途径:线粒体mtDNA和Y染色体DNA,前者通过母亲传给女儿,后者通过父亲传给儿子。对线粒体mtDNA的研究表明,今日所有女性的基因都可以上溯到15万年前的一个非洲女性(“线粒体夏娃”),而对Y染色体DNA的研究表明,所有男性的基因都可以上溯到6万年前的一个非洲男性(“Y染色体亚当”)。

而皮肤颜色的“褪色”,不管是往黄色方向走还是往白色方向走,都是近几千年的事情。可能决定肤色的基因突变(如在SLC24A5,MFSD12)可能发生在6000年前左右的时间,这大概是为了抵御皮肤癌和其他紫外线辐射副作用。同样,生活在东亚的部分人种也进行了类似的环境性适应。能控制皮肤颜色的基因突变位应该是很多的,正如你猜到的那样,我们现在对基因突变位和具体表达直接的关系仍然不完全清楚。

因为基本可以确定现代人类(人科人种)是从非洲迁徙而来,因此无论如何东亚人种是从”西来“的。

大约在5-6 万年前就已经单倍群 D*-M174 和 D1-M15 的一部分开经由川西走廊北上达到现今的青海省,而后很可能经由藏彝走廊进入喜马拉雅山区。

而后陆续有人类从西边抵达东亚,在 2-4 万年前,一个带有高频 O3-M122 单倍群的族群达到了黄河中上游地区,并形成了氐羌族群。在新石器时代,氐羌族群经历了强烈的人口扩张。

农业之于采集狩猎文明的优势不赘述。

大约同样的时间,人类也在欧洲那边和尼安德特人争夺生存空间,这场”大战“大约一直持续到大约2.2万年前,以尼安德特人彻底灭绝告终。

用白人、高加索人,黑人等区分人类和用身高、体重区分人种同样,属于“过时”的“科学”,被证伪。

通过所谓人种来决定高低被鉴定为伪科学不是因为政治不正确,而是因为人类真的只有一个“种”,一个种比个毛线。

是农业导致了新石器时代人口的迅速扩张。从新石器时代一直到后来的部落联盟时期,农业技术越发成熟、规模也越来越大,人类获取食物的方式开始由采集狩猎转为农业生产,逐渐的拥有了三次所谓的三次父系Y染色体大扩张,有些人联想到上古三帝。现代的一些考古人士推测上古部落时期、早期王国时期(夏商周)的大贵族、王族谱系都可以追溯到上古三帝后裔当中。这可能的确有关系,但是十分难以证实或证伪。

在更早的时期(e.g., 数十万年前,百万年前)当然也有其他人种/猿人在东亚生存。但是基本上这些人种都和现代人类没有关系。

以上其实都应该算是常识。我懂得的基本也到此为止。